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末世之最强玩家 > 第十四章 大打出手

第十四章 大打出手(1 / 1)

?不多时,江离在光头贱的带领下来到一辆卡车前,是个大头运货卡车。这让江离很兴奋,有了这卡车,只要不住丧尸堆里扎,那就少了很多麻烦了!

光头贱招呼道:“上车吧!”

所有人上了车,开车的并不是光头贱,而是一个年青男子,另一个男子负则看着以免司机出现什么状况。

江离随着几人翻进了卡车后车箱,看了眼,车箱很大,有一间房那么大,容下十几人根本没问题,车箱的头顶有个灯泡,这是一个很好的设计,不过现在是白天,车箱打开里面也就很是光亮了。

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这时他看见紫发女子冲他笑了笑,点点头挨着江离坐了下来。

而光头贱看见这些心里就炸开了锅,就这么坐在了他们的对面,冷着脸看着面前的两人。光头贱旁边坐着一个红发青年,他对光头贱如小弟见大哥,点头哈腰的,还一个劲对着江离和紫云的行为指指点点道:“光哥,这江离也太不是东西,我们接纳他,他倒好,不禁刚才针对大哥,现在还打算抢光哥你马子!不能忍啊!”

其他人一个个唏嘘不已,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江离看着这群人,心里不由感慨,估计这些人并没有见过他见到的那种吃人和吃丧尸的事儿,一个个表现的并不是非常紧张,或者是警惕。

但江离可不是这样,表面放松,时则时刻警惕着周围。他心中此刻有些毛毛的,总有一种不安在心头荡漾,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

此时,车子发动了,“嗞嗞嗡……”

江离坐在车箱内,感受着轻微的震荡,由于货车行驶的声音较大,而车箱门又是开着的,他看见车屁股后面跟着一波波丧尸,一个个张牙舞爪,不知疲倦的跟着车子,这一幕,不得不说非常搞笑。

他笑了笑,观察了一下其他人,似乎习以为常,也就没有再继续看下去。

紫云坐下来后,便是在江离身边和他说着什么,江离只是“嗯,啊。”的回应着,看了车后面的丧尸后,他的心里总觉得不安,所以心思都是沉浸在思考那里不对之中。

而光头贱见紫云和江离聊的火热,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大吼道:“所有人,都把在商店内收获的东西拿出来,我检查分类后,由我保管!有需要平均分发下去!”

所有人都望向光头贱,江离也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看向光头贱,见光头贱那目光是死死盯着自己,心里倒有些乐,可以,我不找你麻烦,你摆明要冲我来,我也就不客气了!这时就有人小声嘀咕,“凭什么,我找了好半天的食物的。”

其他人也是附和道:“是啊,凭什么!”

江离站了出来,他对着光头贱道:“凭什么?我们自己带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检查,给你藏着?要是你自己多拿怎么办!”

江离也摆明了要挑事儿的态度,一时间,车箱内呼声四起,目标就是指着光头贱的不是,也不是谁爆出:“看着别人卿卿我我就不爽,还不是自己没那个能力。”

这话简直就是点烧了导火线,光头贱没有再忍,他没有去找其他人,而是指着江离道:“小子,别说我不客气,我光头在外面混了多年,给你两个个客气的选择,一,把食物留一半自己下车!二,我打残你拿走所有食物扔你下车!”

有人要站出来替江离说话,光头贱目眦欲裂吼道:“别忘记我当初是怎么帮你们一个的,怎么,这就忘恩负义了?哼!还有!可别忘了我的天赋!这是我俩儿的事,谁还要站出来!”

他的话说的很是坚决,甚至有威胁的语气。所有人都沉默下来,的确,实力是光头贱能做领导者的决定因素,尽管很多人对光头贱的品性很是不满,但却敢怒不敢言,只好憋下一口气,同时,用眼神对江离表示歉意和劝诫。

紫云想站出来替江离说话,但一只手拉住了她,那人正是江离,见江离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紫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了,于是小心提醒道:“江离,小心点,他的力气很大,而且天赋是肉搏”。

江离拍了拍紫云肩膀微微一笑,然后站了出来,冷着脸道:“死光头,你知道么,从来都是我给别人出选择题,还没有人给我出过呢,我也给你两个选择,是我打残你,扔下车,还是我打残你,你自己爬下车?”

“哈哈哈”

光头贱笑了,他对着旁边的小弟道:“看见没,这就一傻逼,细胳膊细腿,还想跟我刚!给我选择!我他吗今天不打惨你就不是光头贱!”

说着的同时,毫不脱泥带水的直拳挥向江离的脸颊。

所有人预想之中都是江离被打趴在地上惨叫,再也站不起来。因为几天前就有人因为不满光头贱的决策,被光头贱一拳打的昏倒在地,而后被团队抛弃在那儿,恐怖现在已经成为丧尸的一员了,估计江离的下场也是这样吧

惨叫声终是没有响起,车箱内诡异的只只剩下车子发动机的咆哮与外面追赶的丧尸的哀嚎。此刻,除江离外,每个人都瞪大着眼珠子!

“天呐,他接住了光头贱的一拳!”

一声惊叫打破了原有的份诡异的气氛。

是的,江离用手掌接住了,纹丝不动的接住了!

光头贱震惊内,心里翻天覆地,呐喊着:“不可能!不可能,我一拳至少有一百五十斤,而且天赋是肉搏,他,这个小子!”

光头贱不可丝异的看向江离。

轻蔑的眼神,冷漠的嘲笑,见江离此刻这样看着自己,使光头贱心跳不停加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生出一种不可力敌的害怕感,不会的!

但此刻更加摧残他的是江离手掌之上传来少说二百斤的巨力。光头贱退缩了,他想求饶了!

“打残我是么?”江离轻微笑道,这一声更是像一柄大锤敲在光头贱的胸口。

这只是光头强的感受,而其他人则没有去注意两人的表情,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都在心中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而唯一能解释碰巧?轻视?

但是,这真的只是碰巧么?江离用行动告诉所有人!

他捏住光头强的手,用力一扭,“啊!”

杀猪般的惨叫从光头贱的口中发出,额头的冷汗不要钱的往下垂落。

“求你”

“你想求饶?你不是很能么?怎么?欺软怕硬?”

江离冷笑着回答着,然后收回手一拳打在光头贱的脑门之上,只打的他晃悠着向后倒去,不过这一拳江离只用了五成力气,他并不打算轻易放过光头贱。

接着便又是一拳的挥动而出,打在光头贱的鼻梁之上,把他本就塌陷的鼻子打的几乎没有了。

车箱内有人“我考!”的大声,叫了句,然后开始不停的议论着,完全不敢相信!真的是江离在暴打光头贱!

江离没有因为周围的议论而停手,他一拳拳的出击,直到把光头贱打成了猪头后,江离才收手,而旁边的所有人已经呆若木鸡!在那一拳拳下,由起先的震惊,不可思议,到现在的实以为常。

光头贱没有停止的惨叫着,求饶着,这时,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出,江离纳闷儿了,他还没有打下去呢,光头贱怎么就

等等,声音不是他发的!那么?

江离霍然回头,大喊一声:“所有人快分散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