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革鼎大明 > 第034章 从来如此

第034章 从来如此(1 / 2)

次日,丁春山在干活的时候,仍有些心不在焉。

他在想昨日议事时,张铭说的那些话。

有些话他听明白了,但有些话他似乎还不明白。

丁春山和大部分卫所兵一样,家境贫困,自小没有读书识字的机会,若非这次随军出征,连个远门都没出过。

吃不饱饭,没衣裳穿,被上官欺凌,克扣粮饷,似乎都很正常。

在以往的丁春山看来,这便是命吧?

可昨天铭哥儿怎么说来着?

说这些都是不对的,说人人生而平等,凭什么自己当牛做马?

铭哥儿还说,国朝初定时,太祖定的卫所制度本是好的,可是后来却被弄坏了。

被什么人弄坏了?自然是那些当官儿的坏蛋!

好官也是有的,可是很少,斗不过那些坏官,坏官们侵吞本应属于卫所兵们的军田不说,还不拿兵们当人,甚至连牛马都不如!

他们干的坏事儿可太多啦,铭哥儿即便不说,自己也知道。

现如今咱们得了机会,在这里筑堡屯田,铭哥儿自认不会亏待大家,大伙儿也都相信。

可是铭哥儿说了,但凡有了利,必招人,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计鱼(觊觎)?嗯,是了,就是招人惦记的意思。

这一点大伙儿也都明白,丁春山也很清楚。

但是接下来铭哥儿说的有些话,丁春山就有些不大明白了。

比如当官儿的是天性就坏吗?

再比如,为何这些年世道越来越坏?

不过丁春山虽然没有完全明白,但有一点他现在已非常肯定,那就是沿江堡将来无论怎样,哪怕是一草一木,都是兄弟们自己的,任谁也不能抢走。

这个兄弟,不光指的是广西兵,还有一起开荒的百姓。

昨日议事整整一天,张铭还说了许多,丁春山不管明不明白,都牢牢记在心里,现在手上干着活,不禁就回想起来。

不止是丁春山,凡是昨天参加议事的人,大多如此。

王肖是当初在溃逃路上,遇到张铭和丁春山后便加入的,甚至还比孙慎早一天。

只是之前腿上受过伤,一直受大伙儿照顾,前些日子才伤愈。

可以说如果不是张铭收留,王肖早不知死在何处了。

守县城的时候,王肖那时腿伤未愈,却仍旧拖着右腿,和兄弟们一起战斗。

和一般的卫所兵不同,王肖却是识文断字的,遇到事情也喜欢多琢磨。

这会子王肖正带着五十多个兄弟,走在崎岖不平的半山腰上,周围全是树林。

王肖本来已经七队的大队长,可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青鹞子”。

这个名号可不是谁突发奇想想出来的。

之前赛青龙派出的打粮右队,正是青鹞子率领。

王肖是个不肯安分的人,昨天一听要派人冒充流寇,去打劫劣绅,他便立即毛遂自荐,抢来了这份差事。

这些日子王肖多少有些看出来,张铭绝不是要在此筑堡屯田这么简单。

他其实也一直在琢磨张铭。

从张铭做的这些事,说的那些话来看,王肖有时会感觉张铭很奇怪,让他琢磨不透。

在王肖看来,张铭这人胆子忒大,而且骨子里似乎对皇帝,对朝廷,对大小官员,对士绅们并无敬畏之心。

反倒经常会流露出轻蔑嘲讽的态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