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替嫁财女:盛宠医妃倾天下 > 第126章爹爹又和娘亲打架了
    裴南烨过来时,众人已经落座等他了。
    他神色如常地坐在阮青妩身边,比平常恹了不少。
    阮青妩侧身打量着他:“阿烨,可有哪不舒服?”
    若解酒汤效果一般,还有哪里不舒服的话。
    便只能再服一粒解酒丸了。
    “无事。”裴南烨摇摇头:“只是头略微有些晕,过会儿应就好些了。”
    “我睡了多久?”
    “睡了快两个时辰呢。”阮青妩给他盛了一碗放到他的面前。
    “中午一直招待客人又喝酒,肚子早饿了吧?先喝碗粥润润肚。”
    裴南烨端过粥,配着辣腌大头菜,三下五除二就喝完了一碗。
    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默默低头吃菜。
    星野只偶尔才抬头,偷偷瞄一眼裴南烨。
    心里暗自疑惑:老爷这是恢复正常了,还是仍醉着呢?
    裴南烨想起中午收的那些贺礼,对阮青妩道:“今儿大伙儿来都有带了礼。”
    “咱得把它们都记下,以后走动还人情。”
    阮青妩明白:“星野和阿宁今儿也留心着呢,早记好了。”
    “一会儿我把账本拿给你看看,要是有错漏的,便再补上就是。”
    裴南烨点头称赞:“嗯,他俩心细。”
    被夸了,星野笑嘻嘻的,又多喝了小半碗粥。
    饭后,裴南烨再次核对了一番账本。
    确认礼物出处都没问题,才收了起来。
    阮青妩洗漱好,披散着半干的湿发走过来。
    “你都弄好了?那你去洗漱吧。”
    裴南烨伸手拉过她,抱着人坐在自己的腿上。
    自打有了团子,他俩也少了许多亲昵的二人时光。
    阮青妩吓了一跳,推他:“干嘛呀?”
    裴南烨接过她手里的棉帕,给她擦拭着头发:“给你擦擦水,别着凉了。”
    “哪那么容易着凉啊。”
    说是这么说,阮青妩还是软了身子,亲昵靠在他的臂弯。
    裴南烨问道:“今儿有什么事么?”
    “我怎么觉得吃饭时,星野那小子瞧我的眼神怪怪的?”
    阮青妩想起他下午闹的事,不由笑弯了眼。
    “啧啧,你下午醉酒时的事,自己不记得了?”
    裴南烨倒也没全忘。
    除了和媳妇儿亲昵,团子哭了一回,也没什么事了吧?
    裴南烨疑惑:“我出丑了?”
    “没有没有!”阮青妩摇头,却看着他直乐。
    阮青妩笑颜如花,娇娇俏俏地倚在他的怀里。
    “没有你还笑话我呢!”裴南烨暗了暗眸子,轻咬住她的耳朵尖儿撕磨。
    阮青妩躲不开,耳朵慢慢染上胭脂色:“你……你别闹!”
    “媳妇儿……”
    阮青妩推搡着,“哎呀,不行……团子还在呢?”
    “他睡了。”裴南烨耍赖。
    “不行,他半夜会醒的。”
    “不会的。”
    口干舌燥的某人:“媳妇儿,你也心疼心疼我吧……”
    这一晚。
    小团子睡了醒,喂饱了接着睡,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挪过位儿。
    白日里,有客来找裴南烨的事。
    陈嬷嬷以为夫人告诉了老爷,便没多说。
    可晚上这一通胡闹,阮青妩也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第二日。
    裴南烨神清气爽地出了东厢房,阮青妩团子母子俩还在酣睡着。
    陈嬷嬷心领神会,和蔼笑道:“夫人起了么?现在摆早饭不?”
    裴南烨一本正经:“咱们先用,让阿妩多睡会儿。”
    说完又欲盖弥彰,“昨晚团子太闹了。”
    被迫背锅的团子小盆友:“?”
    陈嬷嬷没注意到裴南烨不自然的神情,只是点点头,转身招呼星野开饭。
    用了饭后。
    裴南烨将昨日堆在另一张桌子上的礼物,逐一整理好,再搬走存放。
    但最后却多了一提,而这是账目上没写的。
    裴南烨拆开,里面有吃的,小孩子玩的。
    里面还放着一块玉佩,倒不算特别贵重。
    在裴家附近的铺子里,就能买到这些东西。
    裴南烨回忆了一番昨日的情景,不禁皱眉。
    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这些是谁送的。
    裴南烨叫住院子里的陈嬷嬷:“这是谁家送的?嬷嬷你有印象吗?”
    陈嬷嬷看了眼,就明白了。
    “昨日我和夫人先回来时,来了三四个人等在咱院子外,说是来找老爷你的。”
    “你不在,那妇人便说今日再来拜访。”
    “这样啊,那等他们上门吧,那时便知是谁了。”
    此时毫无头绪,裴南烨将东西归置好。
    “走吧,该去开铺子了。”
    星野恰好出来:“老爷,糕点都已备妥了。”
    裴南烨往前院铺子去:“好,你去送阿北吧,铺子里我们来就好。”
    “行,阿北,走啦!”星野一声喊,裴北影已经背好了书袋跑出来。
    他探头瞧了瞧,大眼睛盛满疑惑:“哥哥,嫂子和团子呐?”
    往日里阮青妩已经起了,裴北影离开时,都会与众人打声招呼。
    裴南烨的眉头跳了跳,仍不动声色地说道:“阿妩陪团子睡觉呢。”
    “你俩快出门了,不然该来不及了。”
    团子小,嫂子说过她现在多睡觉,以后才能长得快陪阿北玩。
    裴北影信以为真,也不再纠结了。
    乖乖地和众人打过招呼,牵着星野哥哥的手离开。
    送走了这俩人,铺子里照常开了门。
    日上三竿,阮青妩才悠悠转醒。
    浑身酸痛,她不由在床上呻吟着再躺了会儿。
    同时暗暗骂了几句裴南烨。
    阳光大好,若再不起,她也不好意思了。
    “嘶……裴南烨……”阮青妩咬牙切齿,慢慢地坐起。
    取过衣裳穿上,遮住身上星星点点的红痕。
    等她收拾好,并抱着吃饱精神好的团子走出房门时。
    裴南烨和陈嬷嬷已经关了铺子,回了后院要准备午饭了。
    裴南烨洗净手走过来,温和又有些尴尬地低声道:“还好么?”
    阮青妩白了他一眼,嗔怒轻哼了声:“哼!”
    自己做过啥自己不清楚么?
    狗男人,真是太过分了!
    裴南烨被她瞪得移开目光,摸了摸鼻子。
    怎么媳妇儿瞪人的样子,也这么好看啊!
    团子睁眸,在阮青妩怀里扭扭小身子,对着爹爹“嗷呜嗷呜”两声。
    砸吧砸吧小嘴,用力挥舞着小拳头,似乎在控诉爹爹欺负娘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