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毒妃狠猖狂:妖孽皇叔有点宠 > 第290章 失忆了吧
    牛老太婆来闹事之后,郝景雪也没心情吃饭了,胡乱咬了几口窝窝头,将碗筷收进厨房,准备给小姐熬中药。
    经过一个半月的调理,安玲琅身上的皮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就是营养跟不上,体质太弱,恢复得慢,撞伤严重的地方还留有淤青和深紫。
    左肩的箭伤和腹部的齿伤结了痂,在慢慢恢复。
    唯一严重的,还是在左后脑的撞伤。
    宁老头儿说头颅内可能有淤血,一直压迫神经,才导致长时间昏迷不醒。
    此外左臂肱骨断裂过,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处也需要时间好好调理。
    不过总的来说恢复得不错,如果人能醒来,就更没什么大问题了。
    熬好药后,郝景雪端着中药走进安玲琅的房间,将药放在桌上晾着。
    连日来艳阳高照,她将地铺的两床棉被抱出去晒,又回到自己屋里抱了一床干净的棉被准备给安玲琅换上。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小姐已经醒了,一双清丽的美眸正迷蒙的打量四周,看见她走近,视线落在她身上,微露诧异。
    郝景雪心神一窒,她发誓,从没见过如此好看的眼眸,如星子般晶莹明亮,长在那张倾城绝美的小脸上,美得让人窒息,让她移不开眼。
    放下手中的杯子,郝景雪有些激动的走过去。
    “小姐,你醒了?你可算醒了,娘,娘,你快过来看看,小姐醒了。”
    她高兴的大喊起来,郝大娘还在为牛老太婆的事而生气,听到郝景雪在屋内大喊“醒了”,连忙跑进来,郝大也跟上,他没进房间,站在门口看着。
    郝大娘进来,看到安玲琅果然醒了,一双漂亮的眼睛在她和郝景雪身上来回看,也欢喜得不得了。
    “哎哟,好,好,总算醒了,哎,老头子,你去叫宁老头儿过来,就说小姐醒了,让他快过来瞧瞧。”
    郝大娘热泪盈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这段时间闺女照顾她不容易,小姑娘也不容易,活着就好。
    “公子呢?小姐醒了他还不知道。”
    “公子白天不在,要晚上才回来,他回来之后看到小姐醒了,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呢。”
    “对了小姐,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很痛?”
    郝大娘坐在床边,关切的问道。
    郝景雪将桌上的药碗端到安玲琅面前,笑道:
    “小姐清醒了,今天这药可是能好好好喝了,之前你昏迷着药喝一半洒一半,都浪费了。”
    郝大娘和郝景雪高兴得合不拢嘴,唯有安玲琅小脸迷茫。
    她是被一阵争吵闹醒的,一醒来这两人就来到床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们”
    她想说话,却发现嗓子干得厉害,嗓音嘶哑,根本无法再说出什么。
    动了动身体,身上也痛得厉害,尤其是脑袋里,仿佛有铁锤在敲打一般,钻心的疼。
    “嘶~我的头?”
    她想抬手去摸,左手抬不起来,只得用右手摸了摸,摸到头上的绷带,这才知道她的头受伤了。
    “小姐你别乱动,还伤着呢,娘,你端一碗开水来。”
    郝大娘倒了一碗开水来,郝景雪扶着安玲琅的上半身,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喝水。
    “你昏迷一个多月了,嗓子肯定干,先喝点水润润嗓,我给你讲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来,慢慢喝。”
    郝大娘端着碗坐到床边,喂安玲琅喝水。
    郝景雪给她讲了公子如何第一次带着她出现在自家院子,头上的撞伤,腹部的齿伤口,
    还有公子带药材带医师给她瞧病,自己如何按照大夫的要求照顾她等等,事无巨细的讲了一遍。
    “小姐,你昏迷之后的事情就是这样了,至于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郝景雪讲完,安玲琅疑惑的问:“公子?”
    郝景雪道:“对啊,公子表面看着冷冷的,其实对小姐的病情可上心了,每天都来看你。”
    安玲琅还是一脸迷茫,对于“公子”是谁毫无印象。
    “对了小姐,照顾你这么久,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公子姓什么,不敢问他。”
    郝景雪有些难为情道,扶着她重新躺下。
    “名字?”
    安玲琅重复了一遍,大大的杏眼里全是困惑,垂眸想了想,软软道:
    “我不记得了。”
    不仅不记得,只要一想以前的事,头上的伤口就隐隐作痛。
    她痛苦的皱着眉,神情迷糊。
    郝景雪神色微变,轻声问道:
    “那你还记不记得其他事情,比如公子,你知道谁是公子吗?”
    安玲琅失落的摇摇头,对于以前的事,她似乎都记不起了。
    “这怕是撞坏了脑袋,失忆了吧?”
    郝大娘一脸凝重的说,郝景雪瞪了她娘一眼,安慰安玲琅,
    “可能睡久了记忆有些混乱,不用担心,宁老头儿过来了让他瞧瞧,你先把药喝了。”
    “我不想喝,嘴里很苦。”
    安玲琅可怜巴巴道,连着喝了一个多月的中药,又没吃其他的东西,嘴里全是涩味。
    “你等等,我给你拿点甜的来。”
    郝大娘出去,不一会儿又进来,手里拿着一包用手绢包着的蜜饯。
    “还好郝大昨日上集市买了点蜜饯回来,剩了些,都给你。”
    郝大娘将整包蜜饯都拿给安玲琅,郝景雪中途接了过去,只喂了一颗给她。
    “你才醒过来,身体各器官功能还没完全恢复正常,得循序渐进,不宜吃太多,先吃一颗,让宁老头儿给你检查过再吃好不好?”
    安玲琅乖巧的点点头,乌溜溜的大眼睛流连在包着蜜饯的手绢上。
    郝景雪正给她掖被角,偏眸时看到她这小动物般渴望的眼神,心道果然还是小孩子呢,没忍住又给了她一颗。
    安玲琅满足的笑起来,大大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甜甜的道:
    “谢谢姐姐。”
    郝景雪正在动作的手一抖,这么个富贵人家的小人儿,居然会叫她一个乡下丫头姐姐?
    人美也懂礼貌,不枉自己照顾她这么久,是个惹人爱的小可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