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媳程七七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别怕,有我在
    日赫拾起一根粗木棍,杵着木棍速速离开。
    等沈长安与李修璟到达时,此地空无一人,因为二人习武,听力胜于常人,他们能断定叫声就是从此处发出的,于是两人又开始在四周寻找。
    这时,一直细细寻找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放过的沈长安,突然发现山坡的断木枝上挂着一片湖蓝色的绸缎碎片,上面还绣着水仙的图案,他记得程七七今日穿的就是这个图案的留仙裙。
    李修璟也发现了这块碎片,他扯下来,看着上面还似沾了些血迹,李修璟看着心惊,倒不是这块血迹有多大,而是连着之前的惨叫,人怕是滚下去了。
    “莫非?”李修璟话刚问出口,就见沈长安准备下坡,李修璟也跟着下去。
    这个坡如日赫所料,是比较陡,程七七与杜若兰二人也不知滚了多久,皆被树拦住了。
    程七七的腰撞击在树上,痛到失声,嘴张着半天愣是没发出声音,面上如揉过的纸一般,缩成一团,眼里滑落的泪流到脸上伤口处,又是一阵刺痛。
    程七七伸出手,一时间不知捂腰还是拭泪,反正大脑不够用了,全用在反应痛这件事上。
    等我回去,多请几尊菩萨去拜拜,本来不信神佛的程七七此刻只有这个念头,霉呀!太霉了!
    没有伤到腿的杜若兰情况还是比程七七好些,他们也差不多滚到坡底了,再滚下去些就是一条湍急的河流,若是滚到河里,那他们就真的小命不保,就算不被水冲走,也会被冻死。
    春日的湖水乍暖还寒,山里温度又低,别说掉进河里,此刻他们在河边都感觉一股股寒气袭来。
    失了倚仗的杜若兰还是挺坚强的,她爬起来动了下全身,除了衣物划破多处,身上了挂了许多口子,好在手脚能动,于是她沿着斜坡来到不远处的程七七身边。
    “沈夫人,你还好吧?”杜若兰走近程七七,欲拉她。
    程七七连连摆手,半天吐出一个不字。
    “沈夫人,你怎么了?动不了了?”杜若兰看着程七七这副痛苦的模样,一时也犯难了了,这下该怎么办?这又是何处?他们该怎么出去?
    程七七缓了半天劲,深吸一口气,悠悠的开口,“我摔到腰了,这次你真的别管我,赶紧找处位置躲起来,日赫的目标是我,就算找到我,一时也不会下杀手,你就不好说了”。
    杜若兰要哭了,“可是我该躲哪?”
    程七七困难的转动着头,“你沿着河的上游走,许会有山洞。”
    杜若兰顺着河流的上游方向看去,雾已经散了大半,但前方仍有些朦胧,杜若兰咬着嘴唇,迈不开腿。
    “快走吧!”程七七催促着杜若兰。
    “可是你……”杜若兰见程七七这个样子,估计爬都不爬不动了。
    程七七还是很感谢这个小丫头危难关头没有弃她于不顾,“你先躲着,过一个时辰后再试着过来看”。
    “好”,杜若兰无奈应下,行动迟缓的沿着河流上游走去。
    程七七一直看着杜若兰,直到看不到身影了才稍稍放心,此时的灵山已经浓雾散尽,完全揭开神秘的面纱。
    程七七唯一能自由活动的就是眼睛和嘴巴,她直直瞪着坡上,心里想着若是沈长安能再次踏着七彩祥云来救她就好了,于是闭上眼睛念着:“天灵灵,地灵灵,沈长安速速来救!”
    “你只要现在赶过来,我程七七定会鞍山马后的伺候你,给你再生十个娃!”程七七怕没诚意还多许了些。
    “十个我不要,再生两个就行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在空旷的山里格外响亮。
    “咦?怎么像沈长安的声音,难道出现幻听了?程七七立马睁开眼,真的是沈长安!
    沈长安发现程七七被树根拦住,浑身是伤的躺那,心如针扎般,听到她的念叨又不觉失笑,沈长安快步冲下坡,赶到程七七身身旁。
    “七七,你还好吗?”沈长安替程七七拂开面上散落的头发,心疼的抚摸着她脸颊,额头处的伤口。
    程七七在看到沈长安的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哇哇大哭起来,“你摸错了,脸上不打紧,我的腿断了!”
    她是真的怕,要是瘸了怎么办。
    沈长安一把抱起程七七。
    “痛!好痛!”程七七惊呼。
    “哪里痛?”沈长安吓的不敢乱动,抱着程七七倚在树干上。
    “哪里都痛,你先把我抱下去,放到平处去”。
    于是沈长安抱着程七七往坡下走,李修璟也赶到了,见程七七满身是伤的被沈长安抱着,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沈长安找到一处平地将程七七放下,开始替她检查伤势,“哪个腿?”
    “左边”,程七七感觉左腿有些麻木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怎么了?”李修璟赶到二人身处。
    程七七看到李修璟,喜出望外,“李修璟,快!杜若兰朝那边走了,你快去看看,别让日赫找到她了!”
    “杜若兰?她怎么会在这?”李修璟疑声问。
    程七七简短说清事由,李修璟听完,看了眼沈长安与程七七二人,罢了,这里也用不上他,于是顺着河流去找杜若兰。
    沈长安替程七七检查一番,摸着着她的小腿,“胫骨连着在,还好没断,是脱臼,我现在给你接上”。
    还没等七七反应过来,沈长安一手扶着脚踝,一手捏着后脚跟,“咔嚓”一声,给复位了。
    “好了”。
    程七七还没来的及惊呼,沈长安居然说好了,她看向沈长安简直顶礼膜拜,沈长安还在为她检查其他伤势,“试着动下”。
    程七七慢慢的转动左腿,“嘶……,还是好痛”。
    “那看来是胫骨裂了”。
    “裂了!那怎么办?会不会废了?”程七七听沈长安这么说,紧张的不行。
    “别怕,有我在,我先去给你找东西绑着,然后带你上山看大夫,不会有大碍”。
    沈长安说完就去找木棍,程七七听到那句“别怕,有我在”,莫名的心安,积攒多事的恐惧与疼痛,在这一刻得到释放,她含着泪看着沈长安替她包扎,似乎都没那么痛了。
    “怎么哭了?还痛吗?”沈长安见程七七眼圈又红了,赶紧放轻手上的动作,担忧不已。
    程七七摆头,“不痛了,我等到你,就什么都不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