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农媳程七七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别样的逃亡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别样的逃亡(1 / 1)

杜若兰扶着瘸着腿的程七七往前走,稍微走快些,程七七跟不上,杜若兰没办法又放缓脚步。

“这样行吗?”杜若兰问着咬牙忍痛前行的程七七。

程七七行了几步,“算了,要不你逃吧,我这真的走的太艰难了,会拖累你的”。

杜若兰看向周围,三里开外白茫茫的一片,她苦着一张秀颜,“可是这里荒郊野岭的,我也不知道逃哪去。”

“好吧,那我们一起逃吧”,程七七看了眼杜若兰,这个连漠州城都极少出去的,在这种地方是不知该何去何从,其实她也好不到哪去,只不过她没这么娇弱。

程七七由杜若兰扶着艰难前行,日赫也点着脚紧随其后,前面慢慢走,后面缓缓跟,与其说是逃避追捕,更像是散步。

三人中两人走不快,一人不敢走,程七七由杜若兰扶着,日赫快,他们也快,日赫不停,她们也不敢停,距离一直控制在当初出发这么远。

山路肯定没有管道这么好走,崎岖不平的,程七七,杜若兰二人走了一阵都有些吃力了,最后程七七实在受不了,她停下来,回头望向日赫,日赫也喘着粗气,看来也追累了。

“日赫,我们中途停下来休息下吧,你别追我们,我们也不走,行不?”程七七提议中场休息。

日赫也被逗笑了,他的腿伤势的确严重,不宜行走,听着程七七的提议,他饶有兴趣的点头应了,“好,就依夫人之言!”

于是发生了下面的一幕,一个老者装扮的男子盯着前方两位妙龄女子,像看着两只困兽。

“哎呀!可算能歇息了”,程七七大喊着在一根大树下慢慢坐下来,倚着树干大口喘着粗气。

杜若兰终究是闺中娇女,扶着程七七对于她就很吃力了,又走了么多脚程,也累的大汗淋漓,同样不顾形象的挨着程七七坐下来。

程七七在休息间隙并没有闲着,现在山中的雾开始淡起来,如少女拨开了薄纱,露出轮廓,面容隐约可见,她将四面八方巡视一圈,周围虽然都是树木丛林,但是都不高,想要躲藏显然是不可能,看来还是要找个办法甩掉日赫。

日赫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二人,心底也在盘算,这一路他都做了记号,若是接应他的人前来,应是看的见的。

日赫稍稍调整坐姿,这一动,给程七七吓的够呛,“不是说好,休息一会,还没休息够,你可别动呀,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许耍诈!”

“哈哈……”,日赫大笑,本来没想起身的他,为了逗程七七,故意起来,欲看程七七作何反应。

“我们快走!他起来了!”程七七赶紧拉着若兰,两人又艰难的前行。

日赫好久没笑的这么畅快了,骁勇善战,不苟颜笑的沈大将军,娶的夫人居然是这般有趣之人,难怪沈将军看的比眼珠还重。

三人慢慢走着,累了就休息,猫捉老鼠般又行了一段路。

山崖上的沈长安与李修璟正试着爬下山崖,李修璟带来的官兵也随后赶到了,太阳开始冒尖了,灵山的浓雾也慢慢散去。

“之前的信号弹估计是日赫发的,他们绝对在崖底,我们要赶紧下去营救!”沈长安看着日赫发出的信号弹,心里燃起了希望。

“七七,等我!”沈长安喃喃自语。

沈长安与李修璟命官兵寻山路下来,他们顺着藤绳爬下山崖。

二人有功夫,下山崖就轻松许多,花了半个时辰,二人终于到达山底,后面藤绳不够,还攀爬下来的。

到崖底时,沈长安见到死去的马儿,碎的到处都是的马车,唯独不见程七七与日赫的身影。

沈长安喜出望外,“他们还活着!王爷,我们分头寻找!”

“好!”李修璟应下,二人开始以马车掉落的地方为圆点,分方向的去找人。

接应日赫的哈娜,看到哥哥的信号弹激动不已,她在这已经守了多日。

日赫与程七七,杜若兰三人也僵持不下,看似以为两个弱女子逃不了多远,谁曾想也不是那么好追的。

日赫没时间陪着慢慢玩了,他开始忍痛快步向前。

“糟了,他开始提速了!”程七七紧张的握紧杜若兰的手。

“怎么办?”程七七就像杜若兰的主心骨。

“别急!”程七七虽然急,但是她冷静的看了下现在身处环境,十步之距西南方向有一处一个小山坡坡,程七七决定赌一把。

已经出了漠州城,怎么样不能再落入日赫之手。

“我们从这山坡上再滚一次!”程七七在杜若兰耳边低语。

杜若兰顺着程七七的眼神看向那处,犹豫不觉。

七七看出来了,“不能拖了,日赫会追上我们的,要不你快逃!”

杜若兰摇摇头,“日赫虽追不上,但是我不能放着夫人不管呐!

”我们滚下去!”杜若兰眼神坚定。

七七也是大为感动,杜若兰这么怕,还是没撇下她,“好!待会我喊一二三,我们抱抱紧,一齐滚下去”。

程七七与杜若兰二人,虽然小声商量着,但是脚步还不是不敢停。

“一!二!三!”

程七七一把抱住杜若兰,向坡下倒去,“啊……啊……”,杜若兰的叫声沿着喊了一路。

杜若兰的叫声回荡在寂静的灵山,沈长安与李修璟同时都听到叫声,脸色惨白往声音传出的方向奔去。

“该死!”日赫点着脚上前去看,已经不见二人身影了。

之前马车掉落那是突然间,都来不及反应,这次滚下去,知晓有未知危险的,这个看着娇小的将军夫人还真是狠!

日赫看着伤脚,他不敢冒这个险,这个坡下面有些什么危险他也未可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