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失忆后我踹了我的豪门老公 > 第59章 第59章想起

第59章 第59章想起(1 / 2)

“大过年的谁还工作。”这是午陈映梨午和庄惜海去喝咖啡时, 她开口说的一句话。

松园路这条街基本上是咖啡厅,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边晒着太阳边喝咖啡。

庄惜海对她这句话深表认同,“我今天早上睡醒也现骗子司也找我了。那个时间点我还在梦里。”

窗外阳光绚烂, 陈映梨被照的有些睁开眼,脸颊被晒的也有点烫,她托腮捂脸,继续吐槽:“而且是女二号, 我试镜的是女三号。”

她咬着吸管,“但是我也介意是真的啦。”

正说着话,手机还停的在震动。

上次让陈映梨去试镜的那个小导演微信夺命连环call, 她接起电话:“怎了?”

“姐,你试镜过了为加那人详聊啊?”他在那头差点要捶胸顿足, “多好的机会你就要放弃了吗?还有你的经纪人,居然也接电话回微信?太专业了你明天就把她开了得了。”

陈映梨如实说:“……我以为他们是骗子。”

小导演觉得她有这种防备心也挺好的, 但是——她现在也是毫无姓名的糊比,怎会有骗子敢去骗她啊啊啊。

“你快回复人家吧。多难得的机会, 抢破头的角『色』。”

本来这个女二号,确实轮到陈映梨来演, 首先人气够,在电视观众那里也够眼熟,没有特别知名的角『色』, 目前也没有主担的作品。

能试上女三号已经是陈映梨超常挥的结果。

然而——

原的女二号孙月音临时反水,强烈要求加戏改人设, 且在番位上做退让,给特别演出,必须要和女主角平番才。

这种要求制片人闻所未闻,女二就是女二, 女一就是女一。

这是言情剧,又是百合剧。

再说他们很早就和原的女主角签好了合同,片酬番位还有待遇上提前写的明明白白,怎可能因为孙月音临时无理取闹,就做更改。

然而孙月音从走红之,提出的要求几乎就没被人拒绝过,呼风唤雨,要什有什。这回得到否的答案,气的。

原本她被经纪人忽悠的过了头,才答应来演女二号。

但是粉丝得知这件事没多久忽然闹了起来,强烈抵制她出演女二号,她现在只能演女主,演女配就是掉价!

孙月音觉得粉丝说的有理,但她本人确实也馋这个大制作好班底,想尽可能捞点好处,没想真的要罢演。

然而,制片真是狠心,直接说:“你想演,多得是有人来抢。”

是,这个机会就落到了陈映梨的头上,算是上天给她掉了个馅饼。

陈映梨听完选角导演说的这曲折的故事,说:“孙月音架子好大哦。”

对咧嘴一笑,“可是,还以为就非她可了,这个制片团队最讨厌耍大牌的演员,他们本身就对甜宠剧半吊子走红的演员有意见,这样一来干脆就用了。”

陈映梨感觉自己也是他口中半吊子那个类型。

对又呵呵的笑,“你一样,你没粉丝啊!会分青红皂白上来就骂我们脸大。”

陈映梨:“……”

她有必要解释清楚:“我有粉丝的,只是多。”

“明白明白,苍蝇腿也是肉嘛。”

陈映梨还是很解,“可是女三号和女二号人设反差好像很大。”

对好像比她本人还有自信,“你把恶毒女演的淋漓尽致,天真小白花肯也没问题啦。”

女二号是皇帝宫中早死的白月光。

出身高贵,『性』情纯良,善良美丽。

陈映梨出至今还没有演过类似的角『色』,她隐隐有些兴奋,就在电话中和他谈好了细节问题,过完合同签完字,等着开机就了。

孙月音丢到这个角『色』半点也觉得可惜,经纪人私底和粉丝通了气,暗示大粉演这部戏之,粉丝相当满意。

“妹妹这样做头脑才是清醒的。”

“演过女主红了就是应该再去演女二号,经纪人次再擅自帮你接这种角『色』就以死谢罪。”

“部戏一要美美美!”

“妹妹急着转型,接个综艺也。”

孙月音作为刚红的小流量,一举一动被八卦死的成员监视着,原本之前觉得论坛里那个放假料的楼主说的太扯。

陈映梨再硬的台也能明目张胆抢比她红的人的角『色』吧?没想到还真有这回事。

【也是陈映梨抢的角『色』吧!】

【她是捡漏。】

【运气真好,这可是正儿八经电视台的制剧诶,黄金档期,主角演技流量存。】

【能说全是运气,大半个娱乐圈的女演员去试镜了,能选上陈映梨说明她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陈映梨潜水窥屏,看了一会儿眼睛就酸了。

庄惜海瞥了眼她的手机屏幕,没忍住嘀嘀咕咕:“你怎还没改掉看八卦的陋习?”

她恨能扒着她的耳朵喊,“娱乐圈没有那多八卦看!”

陈映梨掉界面,小声咕哝:“我习惯了。”

刚失忆那段时间就靠上八卦论坛知点内情,这久过去,一时难以改变。

庄惜海盯着她,“你没去看医生了吗?”

陈映梨摇头:“没有。”

她搅拌着杯中的勺子,低垂眼睫,“医生说这事得随缘。”

庄惜海嗷了声,话题又转移到了她的男朋友身上,“你和季樾,最近感情可还?”

陷入恋爱中的人总是会散出那点酸臭味,她眯了眯眼,“蜜里调油中,勿扰。”

庄惜海左右观察,确认附近只有她们这桌客人,弯腰凑到陈映梨的耳边,“季樾床上功夫怎样?”

陈映梨微顿,“目前还没有到这一步。”

庄惜海给她一个“你别装了”的眼神,“在我面前有什能说的?”

是应该在确系的当天晚上就天雷勾地火,到滚床单的流程了吗?少说一夜七八次,二天了床也该是标配了。

陈映梨被她热火的目光盯得自在,清咳两声,目光躲闪,“真没有,他很纯情。”

庄惜海翻了个白眼,“别装了,禁欲男,解禁一可收拾。”

“真没有。”

“他会会是那面有问题?”

“可能。”

“就凭你见过?”

“腰被硌过。”

庄惜海恍然大悟,意味深长“哇哦”了声,“他竟然忍得住。”

陈映梨蹙眉,“跟你说了季樾很纯情。”

庄惜海反正信,这个社会多得是人面兽心的禽兽。

两人在咖啡厅里坐到午五点,然庄惜海开车把陈映梨开车送到江家,初二就要开始招待亲戚。

江家这边的亲戚对陈映梨算很错,举目无亲怪可怜的。

过今年小辈来江家拜年时,多少要比往年尴尬。

看见哥哥嫂子,知怎叫人了。

小表妹硬着头皮叫了江一声哥哥,看见陈映梨改回了从前的称呼叫了声姐姐。

江听见小表妹这声称呼,眼刀冷冷扫了过去。

小表妹缩了缩脖子,“哥,你别瞪我。”

江睁眼说瞎话,“我没有。”

小表妹被吓得躲在陈映梨身,和他叫板,“你每年臭着脸,一年有三百天高兴。”

江哦了声,“看见你是什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小表妹差点被气哭,“活该你离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