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失忆后我踹了我的豪门老公 > 第50章 第50章相拥

第50章 第50章相拥(1 / 2)

江定从机场回的路上, 一句话都没说。闭着眼睛,仰躺靠着椅背,眉梢浸着冷锐之『色』, 抿成直线的唇瓣颜『色』泛白,疲倦中透着阴郁神『色』。

车里安静的有点寂寥,司机助理都没敢出声,屏住呼吸, 小心翼翼。

压抑的气氛在快江的时候,稍许松散。

林易偷偷松了口气,这样冷的季节, 的额头却止不住的冒汗。江先生从昨天陈小姐已经提前飞回来后,心情就一直不大好, 看都不顺眼。

司机将车停在院门前,“江先生, 了。”

宅院里给留了灯,江定缓慢掀起眼皮, 眼底一片清明。

林易下车绕后备箱,将的行李送屋子里, 深夜下起簌簌的雪,飘零的雪花降落在男人的睫『毛』,江定里面穿了件羊『毛』薄衫, 套了件黑『色』薄大衣,身子薄瘦, 胯窄腿长,站在院子里,不在。

林易放好老板的行李,就司机一同离开江。

江定本来戒烟, 陈映梨不喜欢烟味。

忍了没抽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今晚忽然有点忍不下去。江定没有屋,蹲在大门口抽烟,眼神放空,思绪浮浮沉沉。

零下十几度的天气,没过多久江定的手指就被冻发红,烟草的星火照着透白的脸上,的眼睛里也没多少神采,黯淡的,没光。

有种无计施后的挫败。

烟灰随风翻起,缭『乱』的烟雾叫人看不太清眼前的视线。

江定被陈映梨气的半死的时候也过,要不然就算了,缘尽于。

但嘴上说着算了,脑子不受控制,整夜整夜的她。

如果有个能回过去的机器就好了。

就当做都没发生,让她重头来过。

江定以前真不追人也个辛苦的活,仰起下巴,睫『毛』颤动两下,望着屋檐外的风雪,眨了眨眼睛。她很喜欢下雪,但又怕冷,总贴着玻璃窗眼睛都不眨盯着外面的雪景。

江定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烟灰,了屋子,一阵暖意。

脱掉大衣随手搭在沙发上,换上拖鞋『摸』黑上了楼,抬手开房门后的开关,“啪”的声卧室整个明亮起来。

江定从上飞机前就把手机开了静音,一直没有听见消息提醒。

心情不好的时候,江定不看任何信息。

给手机充上电,拿好睡衣去浴室洗了个澡,吹干头发走出来,随手点开微信,几百条未读,没兴致挨个看过去。

江定粗略扫过对话框,范九辞一反常态给私聊了好多条。

漫不经心点开对方的头像,拇指向下滑动。

最先看见的一张照片,然后贱兮兮的字——

【兄弟,你又绿了。】

【季总万年铁树开花,你前妻真有点东西。】

【这两人时候搞一起了?】

【你说俩结婚吗?看来陈映梨二婚肯定要比早了。】

江定的眼前有点模糊,脑袋有点晕,像缺氧过后的那种昏沉,的瞳仁盯着那张亲密的照片,满怀着真心笑意的合照。

床头的台灯拉长了男人的身影,整个人好像原地僵住,好似充血的眼珠安静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很久。

她坐在季樾的腿上,放下戒备全然放松靠在怀中。

谁来看这都正处于热恋期浓情蜜意的情侣。

巨大的痛楚折磨着江定的神经,的眼珠子又胀又痛,生怕自己看错了,凑近处一遍遍仔细查看,不放过任何细节。

江定在凌晨一点拨通范九辞的电话。

对方正周公梦,被铃声惊醒,没看名字接起电话,正要叫骂。

江定沙哑的声音幽幽传来,“照片哪来的?”

范九辞早把这茬忘干净,被这冷声唬的激灵,“照片?噢噢噢,我起来了,季樾发朋友圈了。”

困意全无,还以为江定早就这个事,还向探起八卦消息,“季樾陈映梨怎认识了?这两人八竿子不一块啊。”

江定冷呵了声,“你能不能去死。”

范九辞:“?”

江定:“挂了。”

范九辞觉这通火来的莫名其妙,嘀嘀咕咕这不好事吗?这生气干?

之前,江定昏了头确实以为陈映梨特自甘堕落去给季樾当情『妇』去了,后来回过味就不这回事。

陈映梨先前说她喜欢季樾,江定心里虽然难受但也没当多大的事情,心里还抱着侥幸的法——她在气我,为了气我,她都说出来。

江定又痛又恨,恨不能现在就冲陈映梨面前质她。

她现在以不原谅,但也不能别的男人确定关系。

江定猛灌了杯凉水,这也消解不了胸腔里的怒火。

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缓缓闭着眼睛,脑子一团『乱』麻,江定何尝不在自我欺骗,在谈恋爱这件事上,陈映梨不为了气就别人在一起。

她世界黑白分明,爱恨纯粹。

江定还记陈映梨说过,她这辈子只她喜欢的人在一起。

好像也在冬天,们一起去泡温泉。

陈映梨衣服还没换好,就被扔了温水池里,随即也入了水,抱着她的身体,将她抵在岩壁上,两个人很没德偷看房间外的池子里的那对男女。

女的年轻貌美,男的上了年纪。

一看就关系。

陈映梨当时瞄了眼就不愿意多看,“我无法忍受不爱的人相处,这比让我去死还难受。”

对着自己不喜欢的人,为了钱,演戏也演不下去。

江定直自己快透不过气,才掀开被子。

今晚已经彻底睡不着了。

月『色』如清辉。

江定开卧室里的落地窗,出去吹了风,勉强冷静下来之后,去了走廊尽头的杂物间,从最角落里翻出之前被陈映梨扔掉的杂物。

有一阵不见天日,箱子上落满厚实的灰尘。

江定开盒子,从里面找出一本厚厚的相册。

相册陈映梨买的,照片也她洗的,最后还她亲手扔掉的。只不过被江定让中的佣人捡了回来。

大学四年里,们拍过很多照片,各种稀奇古怪的合照也很多。

万圣节、圣诞节、最多还春节被她逮住戴上红围巾拍的照片。

每年好像都如,偏偏停在结婚那年。

江定紧锁眉头盯着停止的日期,那年有发生特殊的事情吗?好像也没有。意外事故,也没有。

明明都没有发生,为从那年开始就不爱她,底哪里出了题。

江定不禁开始思考,难不成真就个滥情多心的烂人吗?个见异思迁的渣男吗?见一个爱一个的多情浪子?

以用生命发誓,这辈子只喜欢过两个人。

一个钟如凡,一个就她。

江定在杂物间里待了一整晚,第二天早晨胡子拉茬从里面走出来。

徐红圆看见不修边幅的样子被吓了一跳,“儿子,你这新造型?”

江定『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妈。”

“怎了?”

“我陈映梨结婚后吵过架吗?”

“我不清楚,你们那时候又不在里住,你怎突然起这个?”

“她变丑过吗?”

“你胡说八。”

“哦。”江定僵硬点头,“我渣男。”

“……”

徐红圆无奈的能儿子昨天晚上没睡好,大清早就说让人听不懂的胡话。

江定在吃早饭的时候,又忽然对母亲说:“我最近在追陈映梨。”

徐红圆转过身,“你不在开玩笑吧?!”

江定擦干净嘴边的『奶』渍,淡定自若,“没有,不过目前遇了点困难。”

徐红圆说:“之前我你父亲『插』手你的婚姻,你非常不高兴,现在你感情上的事情,我们俩就不掺了。”

江定着实有点束手无策,只又去找秦遇出谋划策。

秦遇在陈映梨已经有了新欢过后,拍拍的肩膀,“你也以去找你的第二春了。”

江定冷下脸,“滚。”

秦遇端起面前的咖啡尝了口,嫌苦立刻又放了回去,“她的新男友听说个不错的男人,不酗酒不抽烟不赌博不『乱』搞,江定,你好像连当男小三的机都没有了。”

江定叫来服务员买单结账,“我就不该来你,浪费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