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失忆后我踹了我的豪门老公 > 第48章 第48章你呢?喜欢我吗?

第48章 第48章你呢?喜欢我吗?(1 / 2)

压抑冰冷的深夜, 头顶一轮满月,清冷月光勉强照进车里。

男人一张漂亮昳丽的脸庞被风吹的发,瘦手腕薄薄的一层皮肤下是清晰的血管。

江定一不吭握紧方向盘, 陷入死寂的沉默后,他忽然偏过身躯,细腻冰凉的手指用力攥着她雪的下巴,盯着她湿润殷红的唇瓣。

男人的目光吞噬『性』极强, 赤/『裸』暴『露』着他的野心。

在她错愕的目光中,男人俯身『逼』近,狠下心做了今晚肖已久的事情, 凶巴巴吮住她的柔唇,在她抗拒的瞬间, 被他用蛮力扣住双手抵在身后,挣扎不得。

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侵略夺取她的呼吸, 齿尖轻轻咬了一口,舍不得太重, 虽然差点被她刚才那句话气的晕过去,但他勉强还保持着理智, 没下狠劲。

啪的一,江定被的偏过脸。

他似乎早有预料,满不在乎自己被扇了耳光, 盯着她气红了脸颊,还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手指的触感有点硬,将她蹭的难受极了。

江定的指腹忍不下往下蹭了蹭,“吧。手疼不疼?”

陈映梨睨他一眼冷笑着问:“你那几年也没皮没脸吗?”

他一直是个有骨气的人,原先无论何时都是少爷的派头, 别说他耳光便是说两句他不爱听的话,他也是翻脸转头就走。

江定眼尾漾起轻轻的笑意,“那倒没有。”

她样瞪着他,他心里竟然舒服许多,总比她瞧都不瞧他得好,眼睛珠子瞪的圆圆就像被惹『毛』了的猫儿。

陈映梨张了张嘴,降低该下意识便觉得她说自己不爱听的话。

他的眼神冷了冷,阴晴不定的古怪脾气说变就变,手指轻轻压着她的唇瓣,“你别再我面提其他晦气玩意,也跟我说你喜欢谁。”

陈映梨偏和他作对,似乎非说不可,恨不能在他耳边说上几百句她喜欢季樾。

江定重新启动发动机,斜斜扫了她一眼,在她之先断了她的后路,“你说也行,今晚我们都别回去了,我觉得个地儿不错,没有人,车里也够宽敞,你如果喜欢我就在儿办了你也不是不成。”

她别把他『逼』急了,他也就的发疯给她看。

陈映梨扭头看着窗,“你怎不去死?”

江定说:“死了我也带上你。”

僵持不下接近一个时,江定在她抿着唇闭上嘴后不情不愿踩了油门,不过他的行驶速度依然不快。

陈映梨垂着眸表情淡淡的,似乎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跟他说。

江定不是滋味,凌晨一点多他才把车开回酒店的停车场,刚停稳车子余光扫躲在暗处的狗仔,眼神微冷,直接开车灯,灼灼刺人的炽灯将对方照的无所遁形,抱着相机偷拍的狗仔拔腿就跑。

江定把她送房门口,中途欲言又止几次瞥她冷淡的脸『色』,又把说的话咽了回去,不能把人惹『毛』。

陈映梨筋疲力竭,换上拖鞋就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手机铃响了几次,季樾问她回了没有,她才起季樾说有很重的事情同她讲。

她回复他的微信:【回了。】

一分钟后,门铃响起。

陈映梨透过猫眼看清楚门的人,随后开房门,将他请了进。

她此时此刻的形象算不上多好,有点『毛』躁的长发松散铺在后背,眼睛看着湿漉漉,踩着拖鞋,困得坐在沙发里哈欠。

陈映梨还什都没察觉,“你跟我说什事?”

快两点钟了。

个点的不早。

季樾原本不应该选择现在个时间说些,但他确实没有平时撒网捕捉猎物的耐心,他低眸望着女人粉生嫩的面颊,黑眼珠像被水洗过,娇怯天,湿润温热的唇瓣,有点紧张的抿起条淡淡的弧度。

他就样胆注视着她,幽深漆黑的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许久,双平日温和的眼眸此刻变得极具压迫感威慑『性』。

陈映梨被他盯得紧张难安,几秒钟后,男人忽然伸手,削瘦冰凉的手指,落在她柔软的颈窝,漫不经心拨开脖颈上的碎发。

她心中一紧,难以言说的酥麻感从脚底转到后脑。

季樾的手不像江定那般养尊处优,指腹生了薄薄的茧,少女的肌肤确实柔弱丝滑,他哑着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

他说的不徐不疾,波澜不惊的语调,“我喜欢你。”

陈映梨恍惚了下,粉的脸颊随即腾起一抹薄红,眼睛睁着有点圆,似乎很惊讶,但她又支支吾吾答不上他的问题。

季樾越看越喜欢她,她的身上带些软腻的香气,紧张的时候牙齿会不自觉咬唇,咬的很用力,锋利的齿尖没入表皮,他怕咬疼了自己,手指抚过她的柔唇,“别咬自己。”

陈映梨手足无措:“我……”

季樾今晚不算给她逃避的机会,看着她柔漂亮的脸,没忍住伸手捏了捏,“我觉得你应该也是喜欢我的。”

他慢慢说句话,语气虽然温和,确实很笃定。

陈映梨抬眸望向面的男人,额的黑发遮着他的眉,眼底是看不清情绪的幽然,莫名让人觉得深不可测。

陈映梨对他的确有好感,但还没有快就发展成恋人的准备。

她含糊不清嗯了。

季樾眉眼间的神情愉悦几分,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行为就有点霸道,顺势捞过她的腰肢,把人抱到自己的腿上。

陈映梨的脸和他贴的很近,呼吸相融,湿润温热,近的距离看着张精致无暇的脸,她呼吸滞了滞,一时意『乱』情『迷』竟抬起手去『摸』他的脸。

男人等她『摸』够之后,力掌控住她的皓腕,强势反剪在她伸手,另一只手则抬起她的下巴,眼神盯着她唇瓣上新咬的伤口看了很久,心里了然,是谁做的好事。

季樾之后也了几个电话给她,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他用手指帮她擦了擦唇,而后低头吻了她。

陈映梨喘着气,感觉整个人都被他吃下去,他的亲吻和他的『性』格相径庭,一点都柔和,强势侵略攻占,像生吞了她的唇舌。

她实在有点受不住,无意识推了推他。

季樾尝够滋味还意犹未尽,抬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轻轻安抚着她,男人满意看着自己在她的唇瓣留下的痕迹。

还有她身上沾染着他的若有似无的气味。

季樾等她缓过劲,看她红透了的脸,“还好吗?”

陈映梨不太好,刚才是把他吓着了,太凶猛了……

一个吻都如此凶猛,将在床上那还了得?!

于是陈映梨趴在他的肩头,气喘吁吁地问:“你以谈过恋爱吗?”

季樾如实告知:“没有。”

难怪。

凶。

原是清纯少男。

陈映梨从他身上下去,腿都有点软,“你下次不用力。”

季樾说:“好。”

至于下次的事情,就下次再说。

陈映梨其实早就困了,之强撑着精神,此刻完全清醒,但她天晚上还拍戏,天可以补觉但也不熬的太晚。

“你回去睡吧。”

季樾也没有留她房间过夜的念头,“好。”

男人走到门口,又转过身看着她,问了句:“可以亲我一下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