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失忆后我踹了我的豪门老公 > 第46章 第46章陈年烂账,我不甘心。……

第46章 第46章陈年烂账,我不甘心。……(1 / 2)

真真都是陈年的烂账。彼时年少轻狂的他, 会那样伤害自己的新婚妻子。

竟也能对她的眼泪动于衷,心如顽石,坚硬如铁。

陈映梨看着他厚着脸皮否认自己说过的话, 心里还真是来气。男人双手『插』兜,身体斜倚靠在房门上,恰好挡住背后的门牌号。

他垂眸压低眼皮,抿了抿嘴角, 闷闷不乐地说:“你没证据,我不认的。”

陈映梨他厚颜耻的样子折服,“算了。”

江今天打主黏上她, 绝不能给季樾趁虚而入的机会,他慢悠悠跟在她的身后, “没吃午饭吧?”

陈映梨不他。

江也没气馁,“百字街有家你很喜欢吃的火锅。”

少女依然不打算他, 连头都没回,手腕上的黑发圈随便扎了个丸子头, 顺手戴上罩,准备去酒店自助餐厅吃顿饭。

江腿长步子, 迈开步轻而易举就追上了她。这段日子他没少在她身上受挫,经从最开始的高高在上磨到在的没脾气。

总归她不论什么时候都看他不顺眼,论他做什么都觉得讨厌。

江早就豁出去, 不想再去管她的愿。

不肯就不肯。

不答应就不答应。

先做了再说。

男人忽然伸手握住她显瘦白皙的腕部,拽过她的力道有, 直接将人扯到了自己的怀中,她穿着宽松的针织裙,领微开,没入衣领的肌肤蕴着温甜, 手上的触感细腻丝滑。

陈映梨力甩开他的手,但这人力如牛,手指收的比钳子还紧,她奈何不得他,一时半会也甩不开他。

“庭广众,你能不能要脸?”

江冷嗤,“我在还有这玩?”

陈映梨:“……”

确实,没有。

陈映梨生拉硬拽把人拖进电梯里,直接坐到地下车库。陈映梨抬头看见男人紧绷着的冷硬轮廓,薄唇微微抿成一条直线,泛着水润的光泽。面表情看似冷酷肃杀,压低的眼睫透着淡淡的清冷。

他另一只手拉开车门,将她扔了进副驾驶,顺道锁上了车门。

江没叫司机,自己开车。

陈映梨发他连导航都没,对这座小城市的道路很熟悉。她就想起来他上次说他们以前来过这里旅游,这样看来,那时候他们在这个小城市应该待了很久。

经快下午三钟,再过一会就能看见日落黄昏了。

江把车开到一个小巷子外,车就停在路边。

陈映梨扫了眼,“你违章停车了。”

江随手将车钥匙揣进兜里,漫不经心:“没别的地停。”

陈映梨也不再多说,扣的也不是她的分,罚的也不是她的钱,她言尽于。

巷子里都是些小门面。

外面支着几张供客人吃饭的小桌子。

江轻车熟路找到他记下的地址,曾经他们来过的火锅店还开着门,只不过店里面的装潢换了一遍。

江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将菜单推到她面前,“菜。”

陈映梨一天没吃东肚子确实也饿了,她扫了眼菜单,发这家小店的价格还真是实惠,她一边勾选菜品边阴阳怪气他:“江少爷真。”

江挑眉,“我也不能强迫老板往贵了卖,本人可一都不小气,你以前疯狂刷我的卡,我说过一句屁话吗?”

陈映梨抬起眼皮,漆黑水润的眼珠直勾勾盯着他,要笑不笑了声,“呵。”

一个语气助词,胜过千言万语。

江她的冷笑弄得心里发『毛』,也有心虚,他尴尬清了清嗓子,“虽然离婚的时候我没让你带走,但是——”

他以为这样她就舍不得头离婚。

陈映梨把选好的菜单交给一旁的服务员,打断了他的话,“不但是,你的钱买的东你想带进坟里也是应该的。”

“也行,我俩合葬。”

“……”

“不过在都是火葬,只能把咱俩的骨灰放在一块了。”江一个人说话也不嫌寒酸,自娱自乐到了一的境界,“改天有空可以去挑我们的墓地。”

“吃饭的时候你能闭嘴吗?”

“这不是菜还没上桌吗?”

“我经有吃不下饭了。”

江微挑眉梢,精致的脸上满是得『色』:“怎么着?看着我这张脸还不够下饭吗?”

服务员端上锅底和菜品,没过多久就热气腾腾。

江殷勤帮她烫了肉,自己没怎么动筷,多数时候默默看着她吃。

陈映梨吃饭的时候不爱讲话,心安得享受着他的伺候。

江话却不少,窗外的日光映在她雪白的脸庞,越晒越白,湿润的唇瓣红红的,看着就很有食欲。细嚼慢咽,双颊鼓鼓的,比起平时的冷淡多出几分可爱生动。

他伸手帮她倒了杯水,“别吃的太多了,小心辣的你胃疼。”

陈映梨装作没听见,咽了两饭,缓和辛辣的味道。

江开始忆往昔,“你上次来这家店,吃的很爽,但回去后胃烧的一晚上没睡着。”

她永远天真永远上当,每次出去,都信了网上的虚假安利。

运气好的时候会淘到不错的店。

陈映梨经吃饱,端起手边的水杯,抿了两荞麦茶,“我去上个洗手间。”

江跟着她起身,“行,走吧。”

陈映梨翻了个白眼,冷笑着问他:“你确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