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失忆后我踹了我的豪门老公 > 第12章 第12章be的明明白白

第12章 第12章be的明明白白(1 / 2)

be的明明白白。

be的彻彻底底。

娱乐圈史上be的最惨烈的cp!

陈映梨每次都不是主动要在公众面前提起江定,而是总有人抓着她和江定的过去造谣,对待谣言当然要迅速处理,她才不想被人白白误会。

哪怕不断有人说她这种行为是蹭前夫热度。

但那又怎么样!

蹭江定点热度就当离婚时他那么抠门的补偿好了。

陈映梨和江定的cp粉现在已经少的很可怜,曾经十分壮大的磕糖群,人数所剩无几。

离婚之前有一百多个人,离婚消息官宣那天退群的人数高达五十个。

到现在群里就剩下七八个人。

这几个粉丝意志力非常的坚定——她们磕的cp永远不会be。

低谷就是一时的!

群主靠着剪辑和写文在微博上积攒了三万多粉丝,每天微博内容翻来覆去都在重复——他好爱她,她好爱他。

【江定出道这么多年,有谁见过他发脾气吗?没有人,有谁听说过他拉黑过谁吗?也没有,这说明什么,我们梨是特别的。】

【哎呀呀他就是吃醋了,搞不懂那些跑路的人,不入股我们这对简直是你们的损失。】

【又去重温我们狐梨组合的一百颗糖,我左看右看胖梨都是江定心中最特别的存在。】

这条cp粉圈地交流的微博,被某位知名的微博营销大v转发了。

冷笑话大户人家:“转发一些让人看不懂的文字。。。。”

这个营销号影响力很大,动辄就是上万的转发,比一些十八线小糊咖肉眼可见红多了。

评论里也在跟风嘲讽:【医生怎么说?】

【父母有条件的再去要一个吧,离婚两个字他们是不知道什么意思吗?】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今天的快乐源泉。】

【陈映梨的粉丝和她本人一样能作不要脸,还吃醋?我看的脚指头蜷缩,替她们尴尬的想把脑袋钻进土里。】

好像在所有人眼里,吃醋这两个字和江定是不沾边的,他的『性』格冷到了极致。

江定的粉丝甚至觉得神经兮兮说江定吃醋了的评论里混进了陈映梨的小号,只有她自己才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而另一方面这些人不留情面攻击嘲讽,也是觉得陈映梨日后也扑棱不出什么水花,不怕得罪了她。

网上议论纷纷的时候,陈映梨在收拾卧室,把这间公寓里属于另外一个男人所有物品,都收进了纸箱子里,抱到楼底下的垃圾站,毫不犹豫扔了进去。

铁箱子里装的那些照片被她裁成了两份,她留下了照片上的自己,剩下的江定也被她扔到了不知名的垃圾桶里。

整理房间是个大工程,上上下下跑了三四趟,陈映梨累的浑身都是汗,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贴在额边,她脸蛋泛着润泽的水红,盘腿坐在地毯上,薄薄的后背贴着沙发,坐姿慵懒散漫,休息了一会儿,陈映梨才有空看一眼手机。

她点开自己的朋友圈,随便刷了几条。

曾经的豪门抱团塑料姐妹花们争先恐后在朋友圈更新了今日份出行的照片,高p精修的美图,车标手表和酒瓶,还有背靠着江边的大『露』台,比名媛更像名媛。

【好久不见的如凡小姐姐。】

钟如凡是钟家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哥哥钟闻毕业后就从了政,家世背景尊贵,不掺任何的水分,而钟如凡确实也是上天的宠儿,长得漂亮身材也好,人又聪明,读书的时候成绩就名列前茅,排着队追她的男生,一双手都不够数,不乏一些和她家庭背景相当,平日里不可一世恨不得拿鼻孔看人的大少爷们。

学校里的同学、老师,都很喜欢她。

豪门姐妹圈里的人经常拍她的马屁,有些是为了从她身上得到点好处,冲着她那个前途一片大好,模样又绝世好看的哥哥,又或者是想靠钟如凡搭上这些豪门世家,沾点光。但也有真心敬仰钟如凡而阿谀奉承她的人。

陈映梨到现在还没见过钟如凡长什么样。

传说中的女主角。

那么多男人为她要死要活的万人『迷』女主角,想来长相肯定不差。

陈映梨一溜刷下来都是和钟如凡有关的朋友圈,看来她列表里的塑料姐妹和钟如凡的关系是真不错,眼巴巴去给人接风洗尘,还发朋友圈秀好闺蜜的感情。

陈映梨虽然失忆了不太清楚结婚这几年豪门圈里的人对她是什么态度,但在她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时,这些出身优越的人,对她的态度并不怎么友好。

不过他们都是人精,不会让人轻易看出情绪。

那些因为身份地位差别而产生的偏见、不屑、和厌恶,被掩饰在他们幽沉的目光里,疏离而淡漠的笑容中。

没什么人把她当成真正的朋友。

在这群世家子弟中 ,她只不过是走了运的那只丑小鸭。

钟如凡回不回来和她关系都不大,陈映梨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

对男女主还有一干男配身上即将要发生什么故事,没有兴趣。

可江定可能是最近脑子真的不太好,三更半夜电话狂轰滥炸,不接就会继续打,拉黑就换号码打,害得她连觉都睡不成。

陈映梨暴躁接起电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江定的声音有几分醉态,“那些东西呢?”

陈映梨愣了愣,“什么东西?”

江定今晚喝的有点多,和钟闻他们聚了聚,心情不好自己把自己灌醉了,此时他正坐在车里,眉心浓浓的疲倦,“陈映梨。”

“?”

“你演失忆要演到什么时候?”

“???”

江定打开车窗吹了会儿冷风,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胀痛,他抬手『揉』了『揉』眉心,电话另一端是令他难堪的沉默。

江定又开始痛恨自己,半夜犯贱给她打什么电话?这么主动倒显得是他念念不忘。

甩开她这个粘人的牛皮糖,本来是件皆大欢喜的好事情,他应该高兴,对,他要高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烦躁郁闷。

陈映梨困的快要死了,把手机放在枕边,她缓缓闭上眼睛,准备先睡一觉再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