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失忆后我踹了我的豪门老公 > 第3章 第3章江定深吸了口气:“你来真……

第3章 第3章江定深吸了口气:“你来真……(1 / 2)

陈映梨其实并没有正儿八经出道,但微博粉丝也有一百多万,基本上都是因为江定才来关注她的围观群众。

她上条微博更新在几个月前,一张做作的自拍照,即便嘴角挽着笑容,这个笑看起来也很牵强,化了妆也遮不住憔悴的神态,眼神疲倦呆滞。

陈映梨惆怅看完最新的两百多条评论,讨论她和江定有没有离婚的有一百九十九条,仅剩的那条也不是夸赞她的美貌,而是尖锐的怀疑:【你现在根本不长这样,不要拿几年前的照片拿出来诈骗。】

煞笔网友现在也学聪明了。

陈映梨这几年没少被狗仔拍到私下的生活照,很憔悴很狼狈很沧桑,穿着白t黑长裤,永远都戴着鸭舌帽和黑框眼镜,口罩也从来没有摘下来过,好像自己见不得光,也见不得人。

可以说和她发出来的九宫格辣妹没什么关系。

已经p的她亲妈来了都不认识。

陈映梨冲进洗手间照了照镜子,不是她吹,镜子里倒映的脸庞精致柔和,润泽的双眸干净清透,眼底盈着流光水漾,眼睫『毛』浓密纤长,皮肤很白,气『色』红润。

很漂亮的呀。

挺好看的啊。

陈映梨照完镜子更加有自信,她回到卧室,拿出手机翻了翻相册,没几张自拍,仅有的几张他拍确实不怎么好看,有几张眼睛无神,有几张眼神又太过尖锐,像受过伤的刺猬,患得患失,没有安全感。

张扬明艳的照片拍摄日期几乎都在三年前。

她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后来笑容就越来越少了。

婚姻可能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陈映梨从这些细节里不难猜出她的婚姻生活应该是不如意的。

她记得很清楚,江定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对她和他这桩因为长辈而定下来的婚事,从始至终就是抵触的态度,极其不满。

江定是家里的独子,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打小就心高气傲,任『性』妄为,自由自在。他讨厌被人安排,尤其是他的结婚对象还是个他看不上的土包子。

江定的朋友总是拿她和他的娃娃亲开玩笑,说她是江定的童养媳。

陈映梨那时什么都不说,看着就像是逆来顺受。

傍晚放学,江定出乎意料在大院门口等她,抬起冷眸静静看着她,扯起嘴角,嘲讽的笑了笑,“你不会反抗吗?为什么别人要你嫁给谁你就嫁给谁?”

陈映梨捏紧手里的『奶』茶,抿了抿唇瓣,没作声。

她的父母已经过世,没有别的亲人。

江定的父亲将她从山沟沟里带出来,带她逃离了酗酒家暴的舅舅,她其实很感激。江定的父亲和她的父亲是战友,婚约是在两个孩子还没出生就定了下来。

她并不是不知道反抗,而是那时候她对十七岁的江定,是有过好感的。

神采飞扬的少年,肆意妄为的少年,嘴硬心软的少年,长得最好看的那个少年。

江定被她的沉默激怒,嗤笑了声讽道:“你不会真喜欢我吧?那你要做好准备,我对你这样的没有兴趣。强扭的瓜不甜,以后婚姻不幸也别来埋怨我。”

这些话,是江定在他们高二的某个黄昏对她说的。

陈映梨忘记了高三毕业后发生的所有故事,但对在此之前的事情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细枝末节,当时他脸上的神态,都能描绘出来。

江定不是一个会妥协的个『性』,越『逼』迫他,他越逆反。

陈映梨没想到这么多年后,她真的会成为江定的妻子。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结婚的时候双方都是自愿。

或许像庄惜海说的那样,她和江定谈恋爱了,两情相悦结了婚。

也有可能像网上传的一样,是她鬼『迷』心窍设计了江定,先上车后补票,用假怀孕这种恶俗又恶毒的手段『逼』迫他结的婚。

无论是那一样,现在都不是很重要。

失忆之前的陈映梨死活不肯签下江定律师递过来的离婚协议,撒泼打滚死缠烂打都不愿放手,可什么都不记得的她,现在已经迫不及待要和江定撇清关系。

与其卑微挽留不爱她的丈夫,不如开始新的生活。

陈映梨豁然开朗,失忆带来的慌张已经消失了大半。她洗完澡,躺在床上敷面膜,手里也没闲着,给江定的助理发去了消息:【江定有说什么时候得空吗?】

过了十分钟,助理回信:【不好意思,江先生最近很忙。】

陈映梨懂了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在敷衍她吗?

没关系,她可以自己想办法。

林易本来以为自己又要被陈映梨逮住纠缠几天,他都做好了长期与她做斗争的准备,但对方忽然就消停了下来。

电话和短信都没有狂轰滥炸。

他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觉得奇怪,陈映梨不会又换别的幺蛾子吧?

头好疼。

上一个班,打两份工。

陈映梨趁着休息这两天回了一趟江家,很不凑巧,叔叔和阿姨去了国外,都不在家。

她在老宅里等了两天,丝毫没有见到江定要回来的征兆。

家里的保姆告诉她说:“小少爷工作忙,已经快两个月没有回来过了。”

陈映梨点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看来她在老宅也等不到江定。

想和她的丈夫见上一面还挺费劲。

陈映梨沉思半晌,万般无奈下只好打了个电话给庄惜海,问:“你有江定的公司地址吗?”

庄惜海如临大敌,“你又想干啥?”

陈映梨整理好言语,特别诚恳地说:“既然我和他已经撕破脸皮成这样了,这个婚再不离也没意思,占着他配偶那栏还惹人嫌,我想去签了他准备好的离婚协议。”

庄惜海心下微讶,“你想好了吗?”

陈映梨:“当然。”

庄惜海现在才敢信她是真的失忆了,于是就把江定的公司地址发给了她。

陈映梨打车去了京城着名的cbd,她走进那栋华丽的大厦时,保安只扫了她一眼,没有问她要工作证,前台也什么都没问,恭送她进了电梯,而后快速拿起电话通知了办公室里的人。

天星娱乐的公司群同时沸腾,群里的消息根本看不过来。

【兄弟们,又有好戏看了。】

【警报警报一级警报!各部门请注意!】

【她来了她来了她真的来了。】

【苦了助理部,世界第四次大战的即将来临。】

林易一个头两个大,拿着手机都不知道怎么跟江先生交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