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山河剑心 > 第126章 第 126 章

第126章 第 126 章(2 / 2)

晏无师用怜爱的眼神看着他:“明明是我要跟狐鹿估交手,你倒紧张得不行,难为你了。”

沈峤哭笑不得:“这一战非同小可,你看抚宁县现在有多少人就知道了,只你还优哉游哉!你的弟子们就不必说了,难道你没注意到,这两日连庄子里的人都神色紧绷起来了么?”

晏无师哈哈一笑,长身而起:“我知道你最担心我,何必拿别人来作陪?这样镇日坐着多无趣,来,我带你去玩。”

沈峤微微皱眉,见他已经往外走,只好也跟在后面。

晏无师带着他进了县城,却不是去哪家客栈拜访哪个武林宗师,而是轻车熟路进了一间赌坊。

沈峤抬头一看。

同福赌坊。

里头熙熙攘攘,因来了不少江湖人而更显热闹,许多人趁着还未开战,来此赌上几把消遣时光,押狐鹿估与晏无师的盘口那里人自然最多,几乎围了个水泄不通,但晏无师仅仅是找了个赌坊里的伙计,让他代自己去押自己赢,就拉着沈峤走到另一边。

“这是赌大小,最容易玩,三个骰子,若合起来少于十点就算小,多于十一点就算大。”他给沈峤说了一声,看见对方脸上的迷茫,不由一笑。

这是沈峤完全陌生的另一个世界,到处都是吆喝叫嚷声,有因为赢钱而大声欢呼的,也有因为输钱而哭天喊地的,沈峤一身道袍明显与这里格格不入,又因外貌而格外引人关注,若非出入赌坊的大都是不入流的江湖人,此时早该有人认出他了。

晏无师就不必说了,对方一身气势,近身都令人感觉喘不过气来,压根没人敢往他那儿多看上几眼。

在这里,决定输赢的不是武功,而是运气。不知多少人在这里一掷千金又倾家荡产,年复一年,赌坊依旧红火,进进出出的人却不知换了几批。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沈道长身在其中,竟有几分不知所措。

晏无师可能是觉得这样的沈峤很可爱,不枉自己带他来一场,伸手去拉他,一边笑道:“祁凤阁从前肯定不会带你来赌坊罢?”

沈峤蹙眉,言下之意很明显:师尊如何会带他来这种地方?

晏无师将他拉到牌桌前面,用诱哄小孩儿的语气:“可好玩了,你看看,哪怕这样简单的赌大小,那些人都全神贯注,生怕漏看一点。”

沈峤在周围人脸上扫了一圈,果然,个个神色亢奋,眼珠子一错不错盯着庄家手中的瓷盅。

待瓷盅揭起,结果出来,所有人的表情顿时为之一变,先时的紧绷分化,一者欢天喜地,一者颓丧懊恼。

但沈峤不能理解他们的激动,他是游离于这里的人物,冷眼旁观,无法感同身受。

晏无师将兑换来的木筹放在他手里,这里头代表的是十两,放在寻常人家已足够吃用大半年,在这里也属于比较大的赌注了,但浣月宗财大气粗,他自然眼也不眨:“你也试试。”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瓷盅摇了一阵,倒扣在桌案上,庄家喊道。

沈峤犹豫了一下,手指轻轻一弹,木筹无声无息落在写着“小”的那一块区域。

这一手漂亮之极,庄家百忙之中抬头一看,见是个好看的年轻道人,身后还背着剑,心说不会是来砸场子的罢。

瓷盅开出,是小。

这桌是一赔一,沈峤多赢回一块木筹,意味着他现在身上有二十两。

第二轮,接着押,这回他押了大。

结果揭晓,果然是大。

接连几回,都被他押对了,连旁边的赌客都注意上他,心想怎么这年头连道士都喜欢赌博了,却没妨碍他们纷纷跟着沈峤下注。

庄家有些坐不住了,暗中禀报了东家,东家带着人出来,一见对方是江湖人士,看着不是很好惹的样子,赶紧奉上一大份厚礼,恭恭敬敬将他们请了出去,末了还告诉他们,县城里还有一间叫四方赌坊的,规模也很大。

晏无师打从出门就开始笑,笑到扶着沈峤的肩膀弯下腰。

沈峤:“……别笑了。”

晏无师都快笑出眼泪了:“我这是头一回被人赶出赌坊,皆因拜你所赐,你是不是运上内力去听人家骰子了?”

沈峤:“……我又不知道在赌坊里不能用这一招。”

还带了点不自觉的委屈。

晏无师点点他:“这是规矩,哪怕祁凤阁来了都不能用内力,否则天底下再不会有一间赌坊让他进去。”

沈峤倒是很快释然,还笑道:“反正若不是你拉着我,我方才也不会进去。”

他看了晏无师手中沉甸甸的钱袋,好奇道:“你赢了不少?没用内力?”

晏无师笑道:“这间赌坊口碑不错,庄家不出千,大家就各自凭运气,也算是多一点乐子,你不觉得用内力去听骰子,事先知道了结果,反而很无趣吗?”

沈峤虽然不喜欢玩,但也能理解他的话,闻言点头道:“凡事留点未知悬念,也算是多了乐趣。”

晏无师将钱袋抛上抛下把玩,转眼丢到路边乞丐的破碗里,准确无误,乞丐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天降横财,直接都惊呆了。

反观扔钱的人,却连看都未看他一眼,仿佛自己扔掉的,仅仅是一块石头。

“不错,人生处处皆是赌,投胎是赌,有些人生到好人家,衣食无忧,有些人生作乞丐子,天生贫困;娶妻嫁人也是赌,夫妻和顺有之,家宅不宁有之。平庸市井之家也好,钟鸣鼎食之家也罢,乃至天家帝王,哪里不是一场博弈?”

沈峤想起自己,他若没有被祁凤阁收为徒弟,哪怕天分再好,只怕乱世之中,现在早就成为孤魂野鬼了。

对方用赌博下注来比喻,倒也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能说不对。

沈峤摇摇头:“晏无师,你骨子里就是个赌徒。”

为求痛快,连性命都可以押上,只怕天下间也没有比他更疯狂的赌徒了。

晏无师笑道:“知我者阿峤也,若是与狐鹿估一战十拿九稳,我还去作甚,只因胜负未定,所以才有趣,少了这些悬念,人生岂不乏味得很!”

沈峤嘴角也不由泛起一抹笑意:“世间如你一般肆意之人,怕也少见。”

晏无师:“来,赢了钱,我请你吃饭。”

沈峤提醒他:“……你赢来的赌金刚刚给乞丐了。”

晏无师:“赢钱是为痛快,痛快就要请饭,与赌金有何干系?”

简而言之,我高兴。

沈峤无语地被他拉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