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山河剑心 > 第111章 第 111 章

第111章 第 111 章(1 / 2)

饶是晏无师见惯了美人,骤然看见换成女装的沈峤,也有种难以言喻的惊艳之感。

这是第一个念头。

第二个念头是:本座眼光就是好啊。

易容一道,个中颇多讲究,除非像霍西京那样直接换张人脸,否则绝对不可能突然变得面目全非,所以沈峤扮作女装之后,脸上大致依旧与昔日无太大差异,但浣月宗侍女妙手巧心,在细节处做了一些修改,使得面部轮廓愈发柔和女性化,如此一来就算原本认识沈峤的人,也很难认出他。

而沈峤原本生得就很好看,如今化为红妆,自然只有更加出色的,哪怕沈峤穿的是侍女衣裳,头上半点宝石金银饰物也没有,依旧能够让人一眼就注意到。

晏无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将他的脸色弄黄些。”

片刻之后,沈峤脸和脖子都变得暗沉发黄,总算将动人之处盖去三分,侍女很细心,连双手的颜色也变了,免得被人看出异常。

边沿梅和沈峤都是男人,又不会缩骨功,改扮女装之后身材依旧高挑,显得太过扎眼,普六茹坚也很细心,特地从府里找了两个同样身材高挑的侍女,北地女子本就高些,这样的人倒也好找,虽说对比之下仍比边沿梅他们矮了半个头,但再垫高了鞋底之后,身高差距就不会太明显了,旁人只当这回入宫的四名侍女身量都高一些,而不会专门去注意边沈二人。

安排好一切,到了入宫的时辰,沈峤边沿梅便捧着随国公府要给皇后的一应物事,与另外两名侍女一道入宫。

沈峤其实不大担心自己的安危,以他的武功,只要别跟雪庭正面撞上,就算被宫中禁军重重围困,想要只身脱离险境还是可以的,但如果还要带上随国公两名小郎君,再加上一个皇后,那太难为人了,若其中有所差池,就算普六茹坚不怪罪沈峤,沈峤自己也要一世英名付诸流水,没脸在江湖上混下去了。

心中千回百转,在步入宫门的那一刻,他面上不露,其实已经开始盘算起抄哪条路出宫会更近一些了。

“别看了,”边沿梅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嘴唇阖动,传音入密道:“宇文赟封了五个皇后,虽然我们要去救的这位皇后是中宫大皇后,但就数她最不受宠,所以她的宫殿在西北面,从那里到这边,得走很长一段路。”

沈峤也以传音入密回道:“皇宫不是有四道宫门吗,若是从北面宫门出去呢?”

边沿梅:“北面宫门从来就不开,城墙那么高,我们就算我们自己能翻过去,再带上两三个人难免束手束脚,宇文赟手下那些高手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只要弓箭手开弓,再来上几个人围攻,我们就插翅难飞了。”

沈峤微微蹙眉。

早在出门前,他们已经议定好出来的法子:沈峤与边沿梅见了皇后,顺带将门口侍卫引进去弄倒,然后带着皇后和普六茹坚的两个儿子一起离开,如果一路上能避开各种巡守卫兵和高手,到了宫门口自然有人接应,就算是安全了。

没了人质在手,那头普六茹坚就可以直接发动宫变,雪庭现在在清凉寺,自有晏无师去牵制,桑景行和元秀秀不在京中,合欢宗群龙无首,正是天赐良机,普六茹坚又早与京城守军暗通款曲,若能一举成功,自此江山易主,日月换新天。

但计划很美好,现实很麻烦,再严密的计划都会有疏漏之处,更何况这次事出仓促,其中变数很多,能不能成功,只能天知道。

当然,就算万一沈峤和边沿梅救不出人,因为必然惊动了宇文赟的缘故,到时候普六茹坚也会提前发动宫变,但那样就违背他们入宫救人的本意了。

不过事已至此,瞻前顾后也无益,沈峤与边沿梅跟在两名侍女后面,穿过重重殿宇,一步步朝普六茹氏所在的清宁殿走去。

内宦引着他们来到清宁殿门口,一张老脸不冷不热地笑道:“皇后殿下就在里头,几位进去之前,还请将带来的东西打开来,侍卫得查看一番。”

实际上在宫门前就检查过了,要不他们也进不了宫,但皇帝讨厌普六茹氏,宫里长眼睛的也跟着落井下石,有人的地方就有攀高踩低的事儿,也不算新鲜了。

两名侍女是跟着独孤氏来过宫里的,见状上前一步,把沉甸甸的绣袋往内宦手里塞:“一点心意,给内臣吃茶,请勿嫌弃简薄。”

内宦隔着绸缎料子摸了摸,不是银钱,而是比银子更值钱的玉佩,笑容这才真心了些,也不叫侍卫检查了:“皇后怕是等急了,你们快些进去罢,说完了话就出来,莫要待久了。”

侍女应了一声,谢过内宦,带着沈峤他们入内。

皇后听说皇帝允许自己娘家人入宫探望的消息,早早就带着两个弟弟坐在正殿等着。

照理说,皇后为六宫之主,想要娘家人入宫并不需要知会皇帝,但自晋代之后,礼乐崩坏,规制混乱,到了宇文赟这里,更是别出心裁,居然同时立了五位皇后,普六茹氏虽然位分最尊,但古往今来谁碰见过这样的事,哪怕刘聪,也才立了四个皇后,宇文赟简直前无古人,普六茹氏也是豪门出身,哪怕面上不露,心里不可能不憋屈。

连日来的软禁,让她见到娘家来人,眼圈立马就红了。

侍女行礼道:“主公和主母十分记挂皇后与两位郎君,特地准备了些衣物吃食,命婢子等人入宫呈送。”

她一面说,一面作了个手势。

皇后立刻明白了,引他们到内殿侧间。

“外头有人看着,这里说话,外面也不会听见,足够隐秘。阿爹阿娘想必有什么话要你们转告罢?”

侍女什么也没说,侧身一让,让出身后的人。

皇后原本见他们低垂着头,服色也差别无二,并未多加留意,此时一看,顿时发觉不对。

她娘家好像没这么高的侍女罢?好像比她宫里的人都高出一个头来。

“你们是……?”

边沿梅无意废话,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与沈峤的身份,然后将救人的计划与皇后一说。

皇后面露难色:“这样太危险了,你们有所不知,雪庭大师虽然出宫去了,但他的徒弟还留在宫中为皇帝讲经,宫中还有合欢宗的人在,这一路还要带着我们,两位只怕力有不逮,稍有差池就会功亏一篑。”

她不是江湖中人,又嫁入宫中多年,就算知道浣月宗和玄都山,也不知道沈峤的武功到底多厉害。

边沿梅也没空与她多说:“我们受随国公之托,若无一点把握,也不可能兵行险招。”

普六茹氏还有犹豫:“可这些侍女与我素来患难与共,我们这一走,她们必然要受迁怒……”

边沿梅:“听说殿下与朱皇后关系很好,我们前脚一走,你亲近的几个侍女可以前往朱皇后那里避一避,皇帝顾着我们这一头,也不会想起去追那几个侍女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