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山河剑心 >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1 / 2)

窦燕山那一掌,用足十成功力,绝不可能有半分留情,所以晏无师不仅仅头骨开裂,更棘手的是脑颅之内必然也受了重伤,思来想去,沈峤只能先以内力真气化去他脑中淤血,再慢慢导正全身受损经脉,修复内脏,至于晏无师到底还能不能醒过来,会不会从此以后都是这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那就得听天由命了。

他在这里费尽心思地想办法,那人依旧闭着眼睛沉沉昏睡,气息微弱,浑然不知今夕何夕,沈峤看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复又苦笑一下。

异域小村不可能有更好的吃食,一日两餐,羊肉和油饼是最多的,但沈峤本来也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别人给什么,他就吃什么,再无挑剔。

晏无师就比较麻烦了,他无知无觉,顶多只能喝点肉汤,但他牙关紧咬,舌头堵在喉咙口,汤匙舀了汤根本送不进去,就算强行倒进去,最后也只会顺着嘴角流出来,这年头不是没有专门的喂药器,但在吐谷浑的小村庄,根本就不可能寻到这样的器物,无计可施之下,沈峤只得自己先喝一口汤,再撬开对方下巴,口对口喂进去,再用自己的舌头压着对方的,强行将汤汁喂进去,如此勉强也能让他喝上一两口。

对方身体恢复得极其缓慢,丹田之气倒是一直没有消失,但蕴积微弱,时现时隐,犹如风中之烛,不知何时就会彻底消失,沈峤自己功力还未恢复,每日最多只能为晏无师运功一周天,对他的情况也束手无策,颇有些死马当活马医的意味。

往日恣意狂妄,不可一世的人,此时只能躺在床榻上任人摆布,连那嘴角经常噙着的似笑非笑都没了,一张俊美的脸,也仅仅只剩下俊美,附加其上的能够令人联想到这是魔门宗师的所有气质均已消失不见,只有鬓边抹之不去的星白,与那张脸上几乎让人错认的温驯。

风水轮流转,只怕连晏无师自己也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落到如此境地。

但话说回来,以沈峤对此人的了解,就算他就早料到自己会被围杀,十有八、九依旧会去赴那一场约战,于旁人而言,那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厄运,但于晏无师而言,却是一场难得一遇的交锋。

他失算的是过于自信,认为自己绝对不会输,就算不敌也能从容离开,却没料想广陵散同为魔门中人,宁可让凤麟元典的魔心破绽被人发觉,也要参与其中,将他消灭。

这里没有药材,无法煎熬汤药,晏无师所能倚仗的,仅仅是沈峤渡入的那一股真气,但到了第四日,他的气息又陡然减弱到几不可闻的地步,沈峤也觉得这样下去实在不行,就算对方还有一线生机,半死不活再拖上数日,总归逃不了一命呜呼的下场。

他端着汤碗,微蹙眉头沉思半晌,忽然看见晏无师的眼皮似乎颤动了一下。

动作极其微小,几乎令人以为是错觉。

“晏宗主?”沈峤试探着叫了几声,果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他执起对方手腕,脉象微弱得可以忽略不计,若不仔细察看,与死人也没什么两样。

不知怎的,沈峤忽然涌起一股滑稽感。

当日他亲手将自己送到桑景行跟前,意欲将沈峤逼上绝路时,恐怕绝对没想到自己会有今日,更不会想到自己会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假若没有沈峤出现,以广陵散和窦燕山的行事,晏无师也早就身首异处,任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再死而复生。

即便是此刻,沈峤只稍再在他头顶或心口印上一掌,就足可令对方从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变成一个彻底的死人。

但他静静看了对方半晌,最后仅仅只是仰头喝一口汤,然后扶起晏无师的后颈,捏住他的下巴,强迫对方将嘴巴打开,再一小口一小口将汤汁渡过去。

这套动作几日下来,俨然已经纯熟流利,沈峤道心清净,为的又是救人,自然也无半点尴尬暧昧。

只是看在旁人眼里,就浑然不是那么回事了。

般娜心慕沈峤,就算对晏无师的状态犹存恐惧,每日这两餐,她还是咬着牙要亲自送过来,只求沈峤能亲自来开门,二人再在门口说上两句话,即便言语不通,她也心满意足了。

这一日她依旧端着午食过来,不知怎么想的,也许是盘子重了些,不想敲门了,就侧身轻轻撞开门,轻车熟路进了小院,径自朝里屋走去。

里屋门没关,结果她便瞧见令人张口结舌的一幕:沈峤正弯腰捏着那活死人的下巴吻了上去,竟连般娜进来都不管不顾,耀目的阳光下,般娜甚至还看见两人唇舌交缠了片刻。

确切地说,是沈峤的舌头撬开对方牙齿拼命往里伸,以便汤汁能顺利进入晏无师口中。

但对方毕竟是个毫无知觉的活死人,即便如此,依旧有些汤汁和着口涎,顺着嘴角流下来。

西域民风开放,般娜年轻貌美,在村子里也是极受年轻小伙子欢迎的人物,但她长这么大,却没与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此时竟看得面红心跳,口干舌燥,半晌动弹不得。

沈峤喂汤喂到一半,哪里知道般娜会突然进来,只能将那口汤喂完,将汤碗放下,再跟涨红了脸的般娜打招呼。

般娜美目微红,用半生不熟的汉话问他:“原来你喜欢他,所以才不肯与我亲近,接受我的情意,对吗?”

这个误会实在是太大了!沈峤苦笑:“你们这儿没有喂药器,我只能这样给他喂汤,我与他连朋友都算不上,还请小娘子不要误会才是。”

般娜疑惑道:“那沈郎为何不肯接受我的情意,是因为我长相不如你们中原女子漂亮么,还是没有你们中原女子那般温柔娴淑?你告诉我,我都可以学的。”

沈峤万万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借宿几日,也能引来一段桃花债,换作中原女子,就算对某位郎君一见钟情,断不可能这样直白地说出来,般娜却不管那么多,喜欢一个人,自然是要趁早表白,否则等人回了中原,再也见不上面,那才是哭都来不及。

沈峤耐心给她解释:“我是道士,终身不能娶妻的。”

般娜不为所动:“阿耶说道士也可以还俗。”

敢情还做足了准备的。

沈峤哭笑不得,只得道:“你年方十四,我却已经过了而立,年纪相差太大了。”

般娜:“而立是什么?”

沈峤:“就是三十岁。”

般娜啊了一声:“你已三十岁了?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沈峤:“练武之人寿命都会长些。”

般娜咬了咬唇:“那等我五十岁的时候,你会不会也还像现在这样?”

沈峤摇摇头,指着晏无师道:“怎么可能,我也不是长生不老的神仙,届时容貌应该与他差不多。”

般娜看着晏无师,只觉此人除了鬓间星白,容貌俊美之极,哪里又有半分老态可言?

她颤巍巍问:“他几岁?”

沈峤想了想,不确定道:“不到五十罢?”

般娜顿如晴天霹雳,西域风沙大,村子里那些四五十的男子,早已满脸风霜褶子,怎么可能与晏无师相比?不要说男人了,女人则老得更快,往往过了三十,身体就会发胖,皱纹加深,般娜自知现在年轻貌美,可若再过十几二十年,当心爱男人依旧俊美如初,她却已经白发苍苍时,想想便觉得难以接受。

可怜少女情窦初开,就碰上了这种无法解决的难题,登时失魂落魄,甭提多沮丧了。

般娜双眼含泪,将装食物的盘子往他怀里一塞,吸了吸鼻子:“算啦,佛祖将你送到我面前,却不肯成全你我,可见我们有缘无分,希望他老人家保佑,但愿你们能够白头偕老罢!”

沈峤:“……”

他啼笑皆非,却不得不喊住想要掩面离去,寻个地方治疗情伤的般娜:“我需要暂离半日,进城一趟,若有人来询问,你们只作不知便可,如果是他的仇家寻上门来要人,实在万不得已,你们便将他交出去罢,以保全自己为上,不必为了他伤及性命。”

般娜擦了眼泪:“难道他的仇家很多么?”

沈峤点点头:“是挺多的。”

般娜忧心忡忡:“那你与他在一起,岂非危险得很?”

少女性情纯真,有什么就说什么,喜欢沈峤便直言不讳,被拒绝了也伤心不已,如今转头听说晏无师仇家多,反倒立时为沈峤担心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