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苟在神诡世界 > 第五十六章:郭平杀妖
    测试的结果相当喜人。
    除了蓄力一击时,金光钉的速度实在太快,且力大势沉,效果不太好外。
    其他的普通攻击,他都能轻松把金光钉牵引开。
    当然,这主要也是日复一日的剑术练习,让陈理反应、眼力都远超同侪,若是换一个普通练气中期,哪怕同样施展牵引术,恐怕也躲不开以速度见长的金光钉的普通一击。
    为了庆祝。
    回去后,两人又折腾的很晚。
    “我觉得你在术法这一道简直是天才,特别是灵力弹指,这么低级的术法,竟被你练到这种程度。”
    事后,周红偎在陈理怀里轻声道,美目中充满柔情。
    “我哪是什么天才啊,只是勤能补拙罢了!”陈理苦笑道。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绝不是什么天才,要不是游戏面板,或许穿越的头几个月,他都活不下去。
    “为什么我就练不会?”周红娇嗔道。
    “这事怎能一蹴而就,是需要多练的!”陈理无奈道。
    闲暇时,他也曾指点周红‘灵力弹指’。
    结果陈理发现效果并不好,对方根本无法发挥出像他这么大的威力。
    普通‘灵力弹指’,其实周红也会。但想要达到陈理这种宗师级别,哪怕有他的指点,也非无数次练习不可。
    他的‘灵力弹指’依然是‘灵力弹指’,并无本质的变化。
    事实上,就算陈理有游戏面板辅助,也是练习了近六千四百次,才达到这种程度,至于普通人,估计练个一辈子都难。
    陈理说着怪手就朝……摸去。
    嘿嘿!
    “讨厌!”
    周红口不对心,娇嗔一句,身体却贴自家男人更紧了。
    ……
    猫冬的日子,平淡、无聊而又充实。
    没有了生存危机。
    陈理每天按部就班,日程排的满满。
    随着‘牵引术’攻克,没过几日‘轻身符’也被陈理成功拿下。
    与此同时‘呵斥术’也进阶到专家级。
    专家级的‘呵斥术’具体有多大威力,陈理也没试验过,但根据已经到顶的‘灵力弹指’推测,至少也有一阶中级术法的水准。
    天气越来越温暖。
    温度已经逐渐靠近零度。
    为了冰雪解冻后,地洞不至于大水漫灌,陈理不得不对两个出入口进行处理。
    ‘家’所在的出口,把地基填高。
    好在如今有了‘牵引术’,让这工程量大为减小。
    院子里大量的泥石,在法力牵引下,浩浩荡荡,如一条泥石组成的流动的溪流,自动的填埋在洞口周边,一个法术的功夫,就堆积出一座‘环形山’。
    再用一根原木反复夯实,便完成了。
    至于第二个出口,因为在另一条街道,就相对不好处理了。
    最后陈理趁着深夜,扛着一块一吨多重的大石板,走了几百米,扒开积雪,把洞口用大石板密封堵上,最后又重新掩上积雪。
    走在回来的路上。
    看着两边齐胸的积雪,陈理突然心下一动。
    他停下脚步,施法使出牵引术。
    法域迅速扩散。
    随着他念头一动,脚下的积雪凭空塌陷了数寸。
    然而陈理身体纹丝不动,丝毫没有变化。
    “还以为能飞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怪不得书上提都没提!”
    陈理摇了摇头。
    “倒是和避箭符的效果有些不同!”他心中若有所思。
    当初避箭符测试时他还是能感觉到反作用力的,而这门法术却完全感受不到。
    “两种模式吗?”
    这倒是不是不能理解。
    就像同样打一拳,亲自动手,自然用多大力,就反馈回多大的力。但如果远程操纵一个机甲,就算一拳把对手打成肉泥,打出地球,打出太阳系……也感受丝毫的反作用力。
    而这门牵引术,显然属于后者。
    ……
    一日夜晚。
    隐约又有兽吼传来。
    陈理惊醒后悄然起身,没有惊动熟睡的周红。
    等出了洞后,声音迅速清晰起来。
    妖兽吼声显得有些凄厉,仿佛是受了重创,很快这个声音就成了哀嚎,渐渐的越来越弱,直至消失。
    这是妖兽被击杀了?
    陈理循着声音迅速的过去。
    在雪地里艰难的走了大约数百米后,他赶到目的地。
    这里已经围了不少人,很多都是像陈理一样,从附近过来的看热闹的。
    陈理心中好奇,凑上前去看了一眼。
    “这就是妖兽!?”
    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仔细打量一头妖兽。
    这头妖兽形似野猪,却无疑要比野猪要庞大的多,也狰狞的多。
    它体长都有六七米,哪怕躺在地上都有一层楼高,看着犹如一座肉山,站在边上给人压迫感极强。
    暗灰色的粗糙皮肤带着极其厚实的质感,嘴巴尖利突出,两颗獠牙如两柄弯刀般外露,形象极其凶恶狰狞,令人惊诧是,这两根獠牙在夜色下竟泛着淡淡的光华。
    它身上有五六处伤口。
    不过,它的致命伤却位于肛门处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一截断肠软塌塌从血洞里漏出,汩汩鲜血顺着断肠不停的流淌,不用想也知道,腹内受了重创。
    陈理看向一位瘫坐在雪地上,不停喘息的中年散修。
    显然,这头妖兽是被对方所杀。
    似乎恢复了些力气,这名散修强撑着站起身来,向人群拱手了一圈,高声笑道:
    “在下郭平,侥幸还有一身本事,从这头畜生口中活得性命,今夜诸位街坊过来也是有缘,这妖兽肉我一个人吃不了多少,不如就地分了吧!”
    他脸上带笑,心却在流血。
    一头妖兽价值惊人。
    光一身的肉,就值个数十颗中品灵石。
    说是吃不了多少,但这个大冬天肉又不会坏。
    只是人心复杂,这么大一笔财富。他势单力薄,独身一人,又如何能独吞。
    不舍弃利益。
    恐怕不出几日,就是他身死之时。
    “郭道友,这毕竟是你杀的,这怎么好意思。”
    “郭道友仗义疏财,真是大气!”
    “郭道友好样的。”
    ……
    围观的人群,顿时喜笑颜开,纷纷说着便宜话。
    紧接着就有人奔走相告,呼朋唤友,很快人就越来越多。
    在这个冷清的夜色,一时间竟热闹纷繁,犹如身处闹市。
    陈理看了一会,悄然离开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