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地绝恋 > 第一百四十三章:以身犯险,男神越底线
    尽管彦宏专心致志的玩儿牌,但还是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感到很不可思议,乔智民的实力非同一般,他能够亲自去给人失礼,而且还被拒绝,这确实有点让人不敢想象。
    但从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分析,感觉又不像是假的,现在的有钱人都很低调,不善于张扬,这很正常。
    这个胖女人三角眼,看起来很不一般,坐在彦宏对面的老五一直叫她魏姐,很是尊重。
    这个女人一直坐在彦宏的身边,只是看着彦宏玩牌,不长时间,彦宏又把刚刚赢来的一点钱输掉了,彦宏的汗流了下来,有些坐不住了。
    这时胖女人离开了座位,悄悄走向洗手间,随着最后几百块钱输光以后,彦宏一脸沮丧的离开了牌桌,站在了地上,心中还是意犹未尽,目光不肯离开桌面上的一大堆钱。
    彦宏在心中暗想:“这些钱其实都是自己的,但是眼看着钱就是拿不到,心中的焦躁难以形容。”
    彦宏无意间望向洗手间,此时那个叫魏姐的女人站在卫生间门口向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彦宏没有想太多,悄悄走了过去,这里没有灯光,光线很是暗淡,玩牌这些人吆五喝六聚精会神,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手中的牌上,没有其他人注意这个角落,再说,地下室本来也没有几个人。
    这个魏姐见彦宏来到自己的身边,一把将彦宏是手抓住轻声说道:“小帅哥,还想玩吗?”
    彦宏本能的缩回了手,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已经没有钱了,玩儿不成了。”
    女人从里怀拿出一万块钱在彦宏的眼前晃了晃说道:“亲我一下,这些钱就是你的了,拿去还可以玩。”
    彦宏吓了一跳,赶忙向有光线的地方奔去,魏姐一把拉回了彦宏笑道:“你怕什么,这里没有人敢惹我,放心好了。”
    彦宏偷偷望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却精神抖擞,一脸富态相,手指上带满了戒指,一副有钱人的姿态。
    如果是过去的彦宏,这样的女人他看都不会看一眼,他特别讨厌那种涂脂抹粉,嘴唇涂得血红的女人。
    但是,现在的彦宏早已失去了理智,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把输掉的钱再赢回来,看着她手里的钱,彦宏最终还是跨越了底线。
    彦宏战战兢兢接过魏姐的钱说道:“你不会害我吧?”
    魏姐说道:“不会害你的,我离婚了,需要男人,看你很帅,没有别的。”说完拉起彦宏进了洗手间。
    彦宏的心怦怦乱跳,从洗手间走出的一刹那,他已经深深感到,自己在慢慢的步入深渊,但是内心又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牢牢抓住,身体失去了自控。
    回到牌桌以后,他把这一万块钱放在上面,又开始了一场鏖战。
    最终还是没有逃出输光的噩运,魏姐轻声对彦宏说道:“别玩儿了,你打牌太臭,根本不会玩儿,有多少都得输光。”
    彦宏没有作答,两眼依旧望着牌桌发愣,魏姐趁着洗牌的时候,悄悄在彦宏耳边说道:“还想玩吗?我只带这些现金,但是,那个女孩有钱,有花不完的钱,想要吗?”
    彦宏顺着她的手望去,女孩还在看热闹,彦宏的一个眼神,早被魏姐看得一清二楚,她悄悄起身,拉了一下女孩的衣襟,两个人悄悄走向洗手间。
    时间不大,魏姐招手,让彦宏过去,一连叫了两次,彦宏还是没有动身,魏姐把眼一瞪低声说道:“如果你惹怒了她,想活都难。”
    彦宏的心咯噔一下,心想:反正自己已经是分文皆无,要命有一条,还能把我怎么样呢?想到这里,他毅然走了过去。
    女孩站在门口,望着彦宏来到自己身边,她轻轻低下了头。
    彦宏问道:“你找我?”
    女孩没有作答,抬起头看着彦宏,“你还想玩儿吗?需要钱吗?”
    彦宏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个魏姐是干什么的?你呢?你们是什么关系?”
    女孩说道:“她姓魏,干高利贷的,我姓闫,叫闫秀,我们是朋友,我只是来看热闹的。”
    “你是乔丽的男朋友吗?”
    彦宏说道:“不是的,我有老婆的,还有一个孩子。”
    女孩想了想说道:“我的包在那边,里面有钱,你用多少就自己拿吧。”
    彦宏此时的思想已经变得极其简单了,“刚才魏姐都和你说了?”
    女孩点了点头:“她告诉我了,如果你不愿意也没事儿,我照样给你钱,不过输了就别再玩儿了,你赢不了的,他们怎么会把钱输给你呢,得倒多大霉呀,你根本不懂这一行。”
    女孩的话语令彦宏感到些许温暖,他轻声问道:“那你愿意吗?”
    女孩点了点头:“我倒是挺喜欢你的。”
    彦宏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再玩儿一回,输光就走人。”
    说完拉起闫秀走向了黑暗。
    然而,彦宏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动了闫秀以后,他的噩运开始陆续的降临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智斌终于回来了。
    此时的她,内心深处到底装载着多少责任,将要承担起多少重担,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没有人真正了解她目前的状况,是喜悦还是忧愁,也没有人知道。
    组织上到底对她做了怎样的安排或者处理意见,直到这次离开训练基地,最了解她的教官和沈慧都不得而知。
    望着智斌昂首阔步登上直升机,两个最好的战友,朋友,为她悬着的心一直都没有放下。
    然而登机以后的智斌却豁然开朗,终于可以回家了,终于可以见到自己的宝贝豆豆了,终于可以见到自己的亲人了,这一别,真是太久了。
    此时,喜悦的泪花挂在她胖胖的圆脸上,她想象着如何给大家一个惊喜,想象着一家人团聚的情景,内心深处对整个人生和未来都充满了希望。
    在zsz国际机场,直升机徐徐降落,望着地面上被卷起的层层气浪,智斌的心也随之泛起了无尽的波澜。
    她忽然想起临走那天,赵玉珍在酒桌上说过的一番话,她说自己有了爱人,还要马上结婚,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一定要问清楚。
    如果是真的,应该先帮她完婚,把她的所有事情办好,想到认识彦宏以来,赵玉珍虽然是一副冷漠的面孔,可每件事都为自己想到前头,实在是欠她太多太多了。
    智斌到家以后,除了保姆吴姨没有其他人,冷冷清清的,吴姨一见智斌,激动的眼泪流了下来:“你可回来了。”
    一见吴姨老泪纵横,智斌预感到家里可能出事了,但是一向沉着冷静的智斌没有慌乱,赶忙上前为老人擦干眼泪,把吴姨拉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吴姨,家里人都去哪了?怎么都不在?豆豆呢?”
    豆豆去了幼儿园,就这么一个最省心,哎!吴姨唉声叹气的说道。
    正说道这里,忽然听到外面铁门声响,智斌向外望去,只见有两个人站在门口,正用脚使劲踢着铁门。
    智斌开门走了出去:“二位找谁?”
    “我们找方彦宏,让他出来!”态度极其蛮横。
    智斌和颜悦色的说道:“彦宏不在家,有事请进来说吧。”
    对方望了望智斌,眼前这位军装严整的女人,和正义凛然的神态令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一丝惧怕。
    两个人说道:“既然不在,我们也不等了,等他回来告诉他,我们在找他,我姓闫!”说完气哼哼离去。
    智斌心想:果然不出我的预料,家里真的出事了。
    时间不大,赵玉珍从外面回来了,满脸的沮丧,低着头走进家门。
    智斌上前接过她手里的包,一见智斌,赵玉珍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你可回来了,彦宏完了,我们这个家也完了。”
    智斌走上前去,悉心劝导:“妈,彦宏出了什么事让您这么伤心?你先不要着急慢慢告诉我,我来想办法。”
    赵玉珍泪眼模糊说道:“你不在家,彦宏出去赌博了!输了不少钱。”
    智斌一听赌博两个字,内心不由得一惊,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彦宏怎么忽然会去赌博呢?认识他这么久从来没见他有这个不良嗜好啊?
    沉默许久,智斌对赵玉珍说道:“妈,你先别着急,等彦宏回来我和他好好谈谈,如果事情属实,咱们也得在一起好好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现在他在回避我,我想和他谈都没机会,智斌,现在全靠你了,妈拜托你了。”
    话一出口智斌的心感到非常沉重,这还是赵玉珍第一次求自己,此时她已经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赵玉珍说道:“豆豆马上要放学了,班车会送他到大门口,你去看看,我走不动了。”
    望着疲惫不堪的赵玉珍,智斌心如刀绞,心中暗暗的发狠:“方彦宏,你怎么能这么做!”智斌的拳头攥得的咯咯直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