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战薛仁贵
    一队队唐军弓箭手登上土山,压制城墙守军。
    一个唐军武将统帅这队唐军弓箭手,唐军弓箭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箭雨倾泻下来!
    唐军弓箭手的射速明显加快,根据张华估计,这支唐军弓箭手的射速比平常弓箭手还要快三成!
    平常弓箭手射三轮,唐军弓箭手可以射四轮!
    而且这支唐军弓箭手明显是精锐兵种,双手泛着青光,拉开强弓,弓箭的威力更加强大,射出的弓箭可以没入城砖之中!
    嘭!嘭!嘭!
    一支支弓箭射入城砖,城砖破裂,泥土洒落!
    华山镇的包砖夯土墙也难以阻挡唐军精锐弓箭手齐射,城墙上插着众多箭羽,出现蜘蛛网一般的裂痕。
    因为这队唐军弓箭手压制,大量守军中箭身亡。
    孙尚香带着低阶弓箭手,凭借数量优势,勉强与唐军弓箭手引弓对射。
    箭雨像是流星划过苍穹,狠狠落下,血雾弥漫。
    孙尚香的弓箭手被土山唐军牵制,大量唐军步卒登城,抢夺城墙,双方甲士在城墙上激战!
    十几个夏军士卒拉动大型床弩,长矛一般的大型弩箭射出,在城下的唐军之中飞行,撕开一条血色通道,一列唐军被贯穿,浮尸遍野!
    这一面城墙的十五张床弩怒号,一支支大型弩箭将唐军重甲步兵钉死在地!
    重甲兵种也挡不住大型床弩射击。
    “驱逐登城的唐军!”
    乞活帅田禋带着乞活军,在城头浴血奋战,这些受伤的乞活军激发血性,血雾弥漫,死战不退,围攻登城的唐军。
    唐军缩成一团,试图在城墙立足。
    田禋握着一把断裂的战矛,刺穿唐军咽喉,然后狠厉拔出,鲜血溅了一地。
    田禋气喘如牛,双眼通红,已经杀到狂热。
    为了击退唐军,田禋的乞活军多数战死,却始终守住城墙。
    数百唐军被杀退,不时有装备精良的唐军从城墙坠落。
    遭到乞活军猛攻的唐军,只剩下几十人还占据着城墙,却还想要扩大对城墙的占领。
    唐军的意志也算是顽强,哪怕只剩几十人,仍然组成圆阵,长枪指向外围,阻挡乞活军。
    突然,一员白袍唐将带着重甲唐军登城。
    方天画戟横扫,一排乞活军被击杀,长矛折断!
    这队唐军全副明光铠,防御惊人,快速扩大占领范围,为前赴后继的唐军开道。
    唐军武将登城之后,唐军镇定下来,轮到乞活军败退,城墙上又堆满了几百个唐军。
    田禋不敢与这个唐军猛将交手,对方方天画戟一扫,几个乞活军就被击飞。
    张华已经下令,寻常武将遇到薛仁贵,退避三舍,以免被杀。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哪怕被薛仁贵击杀一个武将,对张华这边都是巨大的损失。
    “这是乞活军!”
    薛仁贵认出乞活军,方天画戟却没有停下,又击杀几个乞活军。
    乞活军也挡不住薛仁贵凶猛的攻击,被方天画戟击中,恐怖的力道将其扫飞数米。
    “让我来领教!”
    一员虎背熊腰的黑脸猛将从守军之中挤出来,同样握着方天画戟,刺向薛仁贵!
    两把方天画戟激撞,刺耳的撞击声让周围的小兵双耳发鸣,一时间竟然失去声音。
    “嗯?”
    薛仁贵正视这个黑脸大汉,很有可能是云台二十八将之中的马武。
    马武咬紧牙关,在兵器与薛仁贵碰撞时,马武明显感受到对方传来可怕的力道,让马武的方天画戟险些抓握不稳。
    薛仁贵的力道似乎更胜一筹!
    “喝!”
    马武额头青筋暴起,经过千锤百炼的身躯让马武可以承受薛仁贵狂暴的攻击。
    马武虽然力道不如薛仁贵,但强悍的体魄让马武有一战之力,不用担心被薛仁贵速杀。
    薛仁贵的方天画戟有凌厉的劲气斩来,越过马武的兵器,斩在马武的盔甲上!
    嗤的一声,盔甲出现裂痕,竟然裂开!
    马武经过多次淬炼的刚躯,被刮出白痕。
    薛仁贵力压马武,心里却暗暗吃惊。
    马武的刚躯,比扎甲还要坚硬,马武穿着扎甲,只是为了缓冲伤害。
    轰!
    另外一面城墙,有一段夯土墙承受不住唐军投石机的轰击和冲撞车撞击,竟然倒塌。
    唐军武将契苾何力统帅唐军步兵前来争夺缺口,被邓艾使用刀车挡住。
    然而,契苾何力又使用火攻,火矢落入刀车阵,还有唐军甩出火把,利用风向,火攻刀车阵!
    唐军的攻城方式更加多样和可怕,有一整套操练、行军、野战、攻城战术,几乎涵盖了各种情况。
    八万唐军有备而来,做足了准备。
    在契苾何力的天赋影响下,这支唐军心如铁石,在任何情况下,也会保持本心,坚实地执行军令。
    装备精良的唐军,加上契苾何力的天赋,这就很可怕了。
    唐军严谨地执行命令,利用恰到好处的风向,用火攻大破邓艾的刀车阵!
    堵在前方的刀车熊熊燃烧,邓艾只能带兵在后方挖掘壕沟,设立鹿角,形成第二道防线。
    刀车着火,滚滚黑烟被风吹向邓艾一侧。
    邓艾灰头土面,陷入前所未有的苦战。
    但邓艾蒙受张华提携之恩,对张华相当忠诚,依然死战不退。
    轰!
    城内又是一声巨响,一块地面竟然坍塌,唐军从地底杀出来!
    这一支唐军一直在挖掘地道,在一员武将的带领下,奇袭敌城!
    城内守军被突然从地底出来的唐军袭击,杀了个措手不及,向后败退。
    越来越多唐军从地道出现,涌入城内,整座镇子,似乎唾手可得。
    “主公,唐军以掘地的方式攻入城内,人数已经有数百!”
    “仲康,你带虎士,击败这支唐军!”
    “喏!”
    许褚统帅数百重甲虎士,奉命前来镇压从地下出来的唐军。
    许褚骑着重甲战马,疾驰而来,强大的冲击力撞飞沿途唐军,哀嚎遍野,直直插入唐军阵型!
    大刀一挥,阻挡许褚的唐军士卒被整齐斩断成两截!
    虎士从四面八方的街巷压来,将唐军堵在缺口附近,不给唐军占领城池的机会。
    虎士每向前踏出一步,至少有十几个唐军士卒倒下。
    “土山、地道、飞梯、撞车、火攻,这样持续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被唐军攻破此镇……”
    张华在观察整座镇子的战况,唐军采取各种方式破城,而且八万唐军有充足的兵力,多种方式攻城,让华山镇的守军极其勉强,才能守住镇子。
    唐军堆砌的土山高十米,居高临下地鸟瞰整座华山镇,守军所有的调度都被驻守土山的唐军武将看在眼中。
    驻守土山的唐军武将还有精锐的弓箭手,压制城墙守军和箭塔。
    契苾何力火攻城墙缺口,另有唐军武将挖掘地道,直通城内,吸引守军注意。
    每一刻都有守军阵亡,按照这样的进度,四万守军耗不过八万唐军。
    “让陈宫、阎象督促冯异、程咬金、牛进达三员武将,在必要时候出兵。”
    张华这个时候只能借助外力。
    冯异带兵三万驻守大仲镇,作为后援,是张华这边唯一的希望。
    “报!马武将军与敌将薛仁贵激战,最终落败!”
    “安排黄忠驰援东城墙!”
    张华听说马武被薛仁贵击败,立即派出黄忠。
    黄忠带着一队弓箭手,正在北城门射击唐将契苾何力的唐军,与邓艾阻挡唐军从缺口突入城内。
    这个时候黄忠收到张华的调令,背着一袋箭囊,前去支援马武。
    唐军勇冠三军的猛将薛仁贵亲自登城攻打东城墙,陆续占领城墙,马武、田禋节节败退。
    以马武的防御,最终也承受不住薛仁贵狂暴的攻击,薛仁贵的兵器甚至发出了龙啸声,一戟比一戟沉重,导致马武战败。
    马武千锤百炼的刚躯,胸口出现一道几公分长的血痕,可见薛仁贵的勇猛。
    “果然是此人攻打东城墙,因此主公才调动我来驰援。”
    黄忠来到东城墙,东城墙的局势已经恶化,唐军抢占了大部分城墙,薛仁贵还分兵前去抢夺城门。
    一旦城门失守,那么唐军主将李道宗统帅骑兵长驱直入,华山镇必定沦陷无疑。
    黄忠表情严肃,弓如满弦,连发三箭!
    三支火箭熊熊燃烧,三星连珠,在空中留下烧灼的痕迹,射向薛仁贵!
    方天画戟狂舞,隐隐可闻龙啸声!
    铛铛铛!
    薛仁贵准确无误地挡下黄忠三箭!
    薛仁贵的弓术不亚于黄忠,对弓箭射来的角度、速度,都可以提前预判。
    “不愧是唐军第一猛将。”
    黄忠放弃用弓,改握大刀,向薛仁贵杀来!
    与此同时,黄忠也是为了清扫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唐军。
    对华山镇的威胁不只是薛仁贵一个武将,还有薛仁贵麾下的唐军将士,这些唐军将士正在沿着石阶下城,与城内防守城门的雷薄、陈兰激战。
    雷薄、陈兰两人算是三流武将,在小规模的战斗中还能支撑一会儿。
    雷薄和陈兰受到张华厚待,出乎意料地对张华的忠诚度还算不低。
    二将带着数百兵马,龟缩在城门附近,与从城墙下来的唐军甲士厮杀。
    黄忠狂舞大刀,唐军在狭窄的城墙过道无法躲闪,被黄忠连斩二十余人,一直杀到薛仁贵面前!
    黄忠一跃而起,双手握着长刀刀柄,三十斤重的大刀劈下!
    这一刀的刀势犹如猛虎下山,可断金石!
    薛仁贵方天画戟刺出,迅如雷霆!
    两员猛将在比拼箭术之后,首次短兵相接!
    嘭!
    薛仁贵双脚向地面卸力,黄忠施加给薛仁贵的冲击力竟然震裂了脚下的城砖!
    “老将黄忠,不愧为古之名将!”
    薛仁贵与古代传说中的五虎将交战,不由热血沸腾,战意逐渐激昂,周围的空气变得焦灼起来,让黄忠呼吸都有些不畅。
    黄忠有自己的天赋,而薛仁贵的天赋,对张华势力众将而言,还是一个谜团。
    从种种情报来看,只能推论出薛仁贵拥有不下于黄忠的箭术,至于薛仁贵的具体天赋,还真不好判断。
    因为之前薛仁贵的战斗,对方基本不是一合之敌,从这样的战报中,很难看出薛仁贵的天赋到底是什么效果。
    只有遇到真正的猛将,薛仁贵的真实战力这才逐渐显露出来。
    黄忠已经意识到眼前的年轻武将不是善茬,但黄忠也有自己的傲气:“年轻人不要太气盛!”
    黄忠的真气灌入大刀中,接下来这一刀,斩出凌厉的金色刀气!
    “这是……!”
    薛仁贵赶紧回避。
    黄忠化出刀气,薛仁贵也不敢硬接,向一旁避开!
    而在薛仁贵身后唐军将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黄忠化出的刀气斩灭!
    城砖断裂,城墙出现三尺深的裂痕,蔓延十余米!
    “有点意思。”
    薛仁贵勉强避开黄忠霸道的一刀,意识到黄忠这个老将还是有点东西的。
    黄忠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呵斥道:“小子,这下知道老夫的实力了吧!”
    “既然如此,那么我要施展全力了!”
    轰!
    薛仁贵大喝一声,气势突然爆发,积累的战意彻底被点燃,丹田像是水泵一样,将真气传至全身上下,长发倒竖,额头青筋暴起!
    下一刻,薛仁贵像是一道残影,杀至黄忠面前,方天画戟霸道砸下!
    黄忠挥刀迎击,被薛仁贵一戟击退!
    黄忠倒退十余步,这才稳住身形,胸口气血翻腾。
    薛仁贵如影随形,又再杀来,不给黄忠喘息的时间!
    嘭!
    黄忠躲过方天画戟的轰击,然而一块城垛被薛仁贵的方天画戟击中,化为破碎的石块!
    方天画戟一个回旋,再斩黄忠,发出爆鸣声!
    黄忠刀术出神入化,拼命格挡,每挡下薛仁贵三四下攻击,黄忠还豁出老命,斩向薛仁贵一刀,迫使薛仁贵格挡。
    两员猛将以快打快,薛仁贵不给黄忠斩出刀气的机会,因为即使是薛仁贵被黄忠的真气化刀劈中,也要重伤。
    “薛仁贵这种后辈,竟然如此之强。”
    马武趁着黄忠拖延薛仁贵,带兵截杀唐军,逐渐清理登城的唐军,又瞥见老将黄忠陷入苦战,马武感到匪夷所思。
    马武在私底下与黄忠有过切磋。马武凭借强悍的躯体,一百回合内立于不败之地,在两百回合后,已经明显不敌黄忠,在黄忠体力耗尽之前,马武率先倒下。
    但五虎将之一的黄忠,却被薛仁贵压制。
    薛仁贵仗着正值壮年,体力充沛,抓住黄忠厮杀,没有片刻休息的时间。
    在普通士卒眼中,黄忠、薛仁贵的激战变成了两道残影碰撞,他们难以插手。
    “这样下去,黄忠要落败了。他的体力跟不上薛仁贵。”
    马武在击败一队唐军之后,提着方天画戟,即将上去与黄忠联手,否则黄忠要落败。
    黄忠终究是上了年纪,气血衰竭,体力跟不上薛仁贵,被薛仁贵抓住消耗,待到黄忠体力耗尽,估计会被薛仁贵斩杀。
    这就是年轻的好处,就像是年轻时的唐玄宗,和晚年的唐玄宗,完全不在一个状态。
    黄忠已经尽量维持巅峰时期的状态,还是败给了岁月。
    “薛将军,这是鸣金收兵的声音!”
    正当薛仁贵要实现对江夏王李道宗的承诺,即将拿下老将黄忠时,唐军大营传来鸣金收兵的号令。
    “怎么一回事?”
    正值兴头的薛仁贵被打断,主动与黄忠拉开距离,带兵撤退。
    薛仁贵并非冲动的莽将,在收到命令后,立即放弃个人的计划,服从军令。
    正在急攻华山镇的八万唐军都收到撤军的命令,紧张有序地脱离战斗,像是潮水般退下。有希望拿下华山镇的唐军放弃了攻势,主动转入守势。
    张华、李绩在快速调兵,堵住各处缺口。
    本来岌岌可危的华山镇,却因为唐军主动撤退而转危为安。
    “这些唐军不是因为我们的防守而撤退,而是有其他势力趁虚而入。”
    张华见唐军撤走,知道有其他势力介入这场大战了。
    否则,如果张华是唐军主将,绝不会在即将攻下城池的关头,突然下令退兵。
    李绩也在推测局势的变化,感慨道:“从八万唐军仓促退走来看,他们后方的危机,恐怕不小。主公的气运,真是无以复加。”
    “是啊。”
    张华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运气。
    如果唐军再攻打一段时间,华山镇势必沦陷。
    又或者,大唐势力没有遭遇空前的危机,八万唐军也不会急于立即退走,完全有可能先攻克华山镇,然后再回师长安城。
    唐军大营,浴血奋战的薛仁贵、契苾何力等武将见到了主将李道宗。
    “末将即将攻下华山镇,为何鸣金收兵?”
    薛仁贵、契苾何力等唐将不解。
    契苾何力已经用火攻破了邓艾的刀车阵,即将杀入城内,而薛仁贵的兵马有希望打开城门,局势对唐军极其有利。
    李道宗脸色铁青:“长安城此刻遭到十余万敌军围攻,陛下危急,我等再与张华消耗下去,长安告破,前方粮草不济,又遭敌军前后夹击,必定大败。诸将随我回师长安救驾,斩杀安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