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夜的命名术 > 365、庆尘的反击
    狰狞的荒野人。
    忐忑的时间行者。
    庆尘看到孙楚辞的双手在轻微颤抖,那是肾上腺素分泌的结果。
    这位荒野猎人一定也很恐惧,一名在校大学生进入里世界两个月时间,面对真正的厮杀必然会有恐惧心理,庆尘并没有因此而看贬了对方。
    相反,孙楚辞即便恐惧也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盲目逃跑,也没有表现出来导致其他人慌乱。
    此时的孙楚辞依旧镇定的对其他人说道:“等会如果动起手来,所有人都躲到车子后面掩护射击,把你们的枪械都调成点射模式,不要一口气把子弹给打没了。”
    就是这么一群连弹药都短缺的时间行者,竟然还能在荒野上讨生活,这让庆尘刮目相看。。
    孙楚辞回头看向庆尘:“请问我们该怎么办,先下手为强?”
    庆尘测算了一下他们与树林的距离,200米,刚好是自动步枪的有效射击距离。
    之前他让孙楚辞停车就是不想进入这个距离,但孙楚辞踩刹车的动作还是慢了。
    他想了想说道:“上车,跑!拉开和他们的距离!”
    说完,庆尘坐到了驾驶位上将车子启动:“快上车!”
    时间行者们都懵了,跑?
    刚刚大家心中还在诧异庆尘竟然能上手就发现枪械重量不对,感慨自己可能遇到高手了,结果下一刻庆尘的选择竟然是上车逃跑?
    一群时间行者在这荒野上面对荒野人追杀,逃跑是最不明智、最不得已的选择,因为对方才是最熟悉这里的人。
    孙楚辞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喊道:“上车!听他的!”
    这不是一个盲目的决定,而是基于之前对庆尘展现出的信息,做出的判断!
    既然相信对方是个枪械高手,那就一样要相信对方制定战术的能力。
    远处荒野人见到孙楚辞他们突然上车,第一时间便往回跑去。
    不仅如此,为首的荒野人冲树林中招手,转眼之间又有六辆破破烂烂的越野车从树林里冲了出来!
    孙楚辞他们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原来树林里竟然还藏了这么多人!
    这要说没点别的险恶心思,根本不可能!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终于相信了庆尘的判断,也明白原来他们队长孙楚辞再次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皮卡车里的团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默默的看向庆尘,她心说原来是自己错怪对方了。
    孙楚辞在后排问道:“我们直接逃走吗?”
    “不逃,”庆尘看了一眼油箱:“车子最多再跑五十多公里就需要停下来加油,跑也跑不了太远,坐稳。”
    就在此时,庆尘忽然一脚刹车踩了下去,然后便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孙楚辞刚想下车帮忙,却见庆尘一脚踹在他半开的车门上,硬生生将他给踹回了车里。
    庆尘稳稳当当的端起自动步枪,平静说道:“在车里好好待着。”
    此时,他与荒野人的距离已经拉开到了400米。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距离,他能打中荒野人,而荒野人却很难打到他。
    对于一名精通枪械的人来说,距离即是一切。
    下一秒,孙楚辞在对讲机里说道:“都不要下车,在车上等着。”
    然后,他与团子两人便在车上,默默看着那车外的少年一次又一次扣动扳机进行点射。
    射击频率很高,仿佛少年开枪从来不需要瞄准似的。
    那高频的枪声就像是音乐中的鼓点,有着自己独特而又绵密的节奏。
    孙楚辞他们的车辆是背对着荒野人的,所以他转身趴在座椅靠背上,透过车窗回头看去。
    他想看看庆尘的射击准度怎么样。
    惊愕之中,他看着荒野人的车辆接连侧翻,庆尘每开一枪,荒野人的车里都会爆开一团血花来。
    有荒野人从车上探出头来开枪还击,结果越野车在颠簸的路面上导致弹道不断漂移,本根无法正常瞄准庆尘。
    而且,这些荒野人最多只能开一枪便会被庆尘击毙,少年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修正弹道的机会。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那些荒野人甚至连追上来的机会都没有,就全部团灭了。
    庆尘一言不发的朝车辆靠近过去,他审视着自己的记忆做出判断,那车队里应该还有两人没死,只是对方在翻倒的车辆里,处于他的射击视野死角,有车身庇护着。
    孙楚辞见庆尘往前推进,赶忙招呼同伴下车跟在后方。
    时间行者们看着庆尘的背影,只觉得对方平举枪械的手臂纹丝不动,稳如磐石。
    “不要急着靠近,还有两个人没死,”庆尘平静说道。
    下一刻,他调转方向终于找到了新的射击角度,扣动了扳机。
    庆尘放下手臂长长吐出一口白气来,那温热的呼吸在寒冷的冬季,像是精密的蒸汽机在运作。
    他回头笑着对团子他们说道:“去吧,看看有没有你们需要的战利品。放心,没有危险了。”
    孙楚辞没有说话,他快步走向荒野人的车辆,当先撬开他们的后备箱将那两只装有鹰隼的笼子取出。
    结果令人意外的是,那两只笼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庆尘看到这一幕猜测道:“这些荒野人是要拿鹰隼跟你们交易抗生素吧?”
    孙楚辞看了他一眼没再隐瞒:“是的。”
    “这些人当中有人得了重流感,说不定他们的营地里也有很多人被传染了,所以急需抗生素救命,”庆尘说道:“但是,他们又没有找到你们需要的鹰隼,没办法完成这场交易。”
    鹰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抓,早先秦家人来荒野就是为了抓鹞隼,结果两个月时间连鹞隼的影子都没看见。
    所以,荒野人决定铤而走险,直接硬抢抗生素。
    庆尘看向孙楚辞:“之前你们交易的时候,是不是直接从车上取了药品给他们?”
    孙楚辞点点头。
    庆尘笑道:“下次就要学聪明一点了,要先把药品埋在某个地方,完成交易之后再告诉他们药品埋在哪里,不然的话杀掉你们就能从车上搜到药品,很难不让人心生歹意。当然,最保险的还是自己拥有更强大的武力。”
    荒野上杀人不需要那么多理由,只需要在我饿的时候你手里有一块饼子,亦或是我生病的时候你手里有药。
    逻辑就是如此的简单、粗暴、直接。
    这时,孙楚辞检查了一下所有车辆,将荒野人的枪械也都给收集到车上,并拍照取证。
    他对庆尘说道:“10号城市对荒野猎人发布了荒野人的悬赏,杀一个荒野人有五千块钱,这里有十七名荒野人,能换八万五千块钱……我们可以在领到悬赏之后转给你八万块。”
    庆尘愣了一下,他之前就知道,其实荒野人也是荒野猎人的目标之一,就像是财团秋狩的目标不仅仅是野兽一样。
    但是他还不知道,原来荒野人的人命竟然可以在联邦换钱!
    而且,还如此的廉价。
    庆尘看向孙楚辞笑道:“忙活了半天,结果你们就留五千块钱吗,其他的全给我?”
    孙楚辞认真说道:“人都是你杀的,我们也相当于是被你救的,拿五千都算是我们占便宜了。”
    主要是他们有点太困难了,不然这五千可能都不会要。
    庆尘笑了笑:“你们也救过我啊。”
    孙楚辞说道:“看你展现出来的能力,其实就算没有我们搭你一程,你也不会有事。”
    此时此刻孙楚辞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就庆尘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被人半路丢下,赶着去10号城市投胎吗?
    所以庆尘之前所说的那些借口,都不过是对方刚编的故事而已。
    但孙楚辞每每想到这少年趴在路上装可怜,就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这到底是个什么行为?就爱玩是吗?
    庆尘看着孙楚辞笑着摇摇头:“没关系的,从联邦领了钱后你们就自己收下吧,算是我搭车的路费了。也省得你们谋财害命,在半路给我弄死了,荒野上不就这样吗。”
    孙楚辞愣了一下:“我们不会这么做的。”
    庆尘继续说道:“出入境管理局最近对抗生素管控是非常严格的,一般荒野猎人很难从城市里带出那么多抗生素来,所以你们是时间行者吧,抗生素也是你们从表世界带过来的?”
    团子他们听到这话便如临大敌,仿佛被人拆穿了自己最大的秘密一般。
    庆尘笑道:“放心我不会举报你们的,我虽然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里世界原住民,但对时间行者并无恶意。”
    孙楚辞松了口气,要知道现在时间行者可比荒野人的人命值钱多了。
    庆尘当先上车吹暖气去了:“别忘了把他们的车子搜干净,毕竟枪械、弹药对你们还挺有用的。”
    孙楚辞、团子他们听到这话便脸色一红,因为他们知道,庆尘已经猜到了他们困窘的处境。
    待到庆尘上车后,团子小声对孙楚辞说道:“学长,刚刚我数过的,这少年总共就开了13枪,结果荒野人死了17个,我现在觉得他身份肯定非同一般,很有可能是联邦的大人物……”
    孙楚辞低头沉思,他们使用的自动步枪口径是7.62毫米。
    这种口径就算能在人体打出贯穿伤,也很难穿透人体、车辆座椅,再对后面的人造成致命伤害。
    他查看了一下荒野人的伤口,竟发现有四名荒野人都是脖颈大动脉被庆尘的子弹擦伤而死。
    那一枚枚子弹像刀子一样割开脖颈大动脉,甚至都没怎么损失动能就打在了后排荒野人身上。
    如果一个荒野人是这种死法,那还可能是巧合,但四个都这样,那就不能是巧合了啊!
    这得是什么枪法?!
    团子补充了一句:“学长,他姓庆。”
    庆是个很少见的姓氏。
    说着,她回头看向那个已经坐上车的少年,对方正看着自己微笑着,笑容依旧干净无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