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视频通万界,开局盘点十大剑神 > 第一百三十章 三百年沧桑无奈
    “如何?”
    袁天罡问道。
    李星云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尚可’。
    袁天罡落寞的看着碗中之酒,喃喃低语道:“可惜本帅永不能知道这其中的滋味了。”
    “连味觉都失去了,酒味都尝不出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活着就为了喝酒吗?”
    “江湖儿女哪个不喝酒?”
    “说的也是。”
    只是这般活着,只为了复辟大唐,真的不累么?
    正如袁天罡所说,这三百多年来,其中的苦楚,谁人能知,谁能理解?
    “不知也罢。”
    李星云淡淡道:“苦!”
    “哈哈哈……”
    袁天罡辛酸一笑,说道:“哪怕苦也好啊。”
    他已经很久很久不知道酒的滋味了。
    这辈子也都不会知道了。
    “能活三百年,不知甘苦便是你不死的代价。”
    李星云看着袁天罡说道。
    “呵呵,那你觉得我应该活下去,还是到此为止呢?”
    袁天罡摇头失笑一声问道。
    李星云道:“你应该如何我怎会知道,就像我会如何,你也不知。”
    “错!”
    袁天罡笑着道:“此世间,唯本帅一人知你,本帅也唯知你一人,你身在本帅所布之局,一路走来,虽深谙事理,洞悉时局,但最终仍旧不会称帝,对吗?
    但你心知不遂本帅心愿,本帅定不罢休,且你清楚,就算集众人之力,也无法除掉本帅,所以你单独与我进入地宫,就是为了等待一个遍数,让本帅永远留在地宫,对吗?”
    一连两个发问,让李星云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因为袁天罡猜的都没错。
    这正是他的想法。
    但他没想到袁天罡竟将他心中所想悉数说了出来。
    “这个李星云绝了,他还想除掉袁天罡,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么?”
    “李星云执意认为大帅是天下大乱的始作俑者,所以才想除掉他吧。”
    “这也太蠢了。”
    “而如今,你又多了一个原因,便是为了你那个死去的兄长报仇。”
    “数十年来,本帅眼中只有你一人,怎能不了解。
    李星云,你赢了,本帅为你承袭帝位倾尽所能,可现在看来,所有计划已然全部失败。
    但你也输了,你曾狂言,止兵之乱,匡扶天下,需要那万众归一,民心所向的智慧,但你可知,那人现在不会,未来,本帅也不会让他存在。
    因为你李氏一脉不作为,本帅便只有将那龙泉宝藏尽数取出。
    然后,亲自称帝!”
    李星云望着袁天罡,眉头皱起,恼怒了起来。
    他没想到袁天罡会想称帝?
    “呃,真要称帝吗?”
    “他没有大义名分,不好称帝啊。”
    “天下人会服吗?”
    “怎么?本帅上君下臣,苦心维持大唐三百年,毕生谨慎拿捏着这尴尬的分寸,如今你李氏无人,本帅没有这个资格吗?
    本帅上承寰宇之志,下可镇诸侯万民,再创大唐盛世。
    如今你做不到,本帅还是没有这个资格吗?”
    “卧槽,大帅牛逼!”
    “我看你,大帅称帝吧。”
    “哈哈哈,你们纯粹看热闹不嫌事大啊,大帅称帝不一定能成功,毕竟谁也不愿意让这样一个人做皇帝啊。”
    “虽然大帅的确有资格称帝,但他称帝后,天下人也不会服的。”
    袁天罡话落,将一本剑诀丢给了李星云。
    龙泉剑诀二十四式!
    “你我终至陌路,一战已是定局。”
    袁天罡喃喃道:“今日起,霸道与天道只存其一。”
    李星云恼怒之极,握着龙泉剑便冲向袁天罡。
    然而,两人差距实在太大。
    袁天罡三百年功力,岂是李星云能够撼动的。
    龙泉剑反虽然精妙,但仍然需要多加练习。
    而李星云的火候明显还没到。
    根本不是袁天罡的对手。
    “这还打什么?李星云怎么可能是袁天罡的对手,绝无可能。”
    “总感觉袁天罡还有后手,有点像故意刺激李星云,而不是想杀他,否则早就杀了,何必等到今日,而且以大帅三百年功力,随手就能捏死李星云,何必如此费尽心力,还狠狠的虐他。”
    没错,李星云与大帅之战,纯粹就是一边倒的局势。
    李星云几乎没有反击一招。
    不是不反击,而是根本不是对手。
    他又如何能够撼动袁天罡三百年功力呢?
    然而,即便如此,袁天罡还是在不断刺激着李星云。
    “等本帅登基后,必会血洗山河,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人间至苦至难,都是源于你抛弃了你的子民。”
    越是刺激,李星云越是愤怒,然后拼尽全力与袁天罡对决。
    然而,始终不是对手。
    “不对啊,袁天罡是想让李星云称帝,就算李星云不愿意,也没有必要杀他吧。”
    在龙泉宝藏外面的诸人都开始疑惑了起来。
    怀疑袁天罡是不是要反。
    这个猜测却有点站不住脚。
    若是袁天罡真想反,完全没有必要等到现在。
    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测的时候。
    李星云一剑刺中袁天罡。
    望着袁天罡中剑,李星云愣住了,傻傻的看着大帅,心中五味杂陈。
    “他在求死!”
    “原来如此,难怪不良帅一直在刺激李星云,是在求死了,关键还要让李星云在盛怒之下杀了他,不愧是不良帅,真是厉害。”
    “他是要将李星云逼上绝路,再无一丝退路吗?”
    袁天罡忍着疼痛,走向李星云,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步一步将他推上龙椅,望着李星云说道:“殿下,你还是太天真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
    袁天罡拔出胸口的剑,仰天大笑,似是畅快,似是解脱,也似是得逞。
    他想起了李淳风的卦象,又想起了镜心魔的卦象。
    “果然呐,本帅要死,得是自己求死才行啊。
    数十年艰辛,本帅为的并不是殿下能称帝,皇帝之名,只是个幌子罢了。
    乱世数十载已至当下之势,一直以来本帅才是那个执棋人,本帅才是那个造局人。
    但今日,本帅死,天下将为之动荡,什么才叫真正的天下大乱。
    本帅是世人心中最后的枷锁,而你便是那个开锁之人。
    此锁一开,天下便再无忌惮,那时才是真正的尸山血海。
    而那些本不该死的人可都是因为你而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