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农门福妃名动天下 > 第636章 好好的状元飞了
    赵灵芝轻笑,“既然你觉得可行,那我就开始着手了。三天之后,我给你药。”
    傅景瑞十分信任赵灵芝的医术,带着赵灵芝做好的药放在荷包里,挂在腰间,跟平常一样,并没有任何异味。
    傅景瑞每次想尽办法,求见周武帝,就连周武帝平时练武,也要紧跟其后。
    傅景瑞软磨硬泡,伏低做小,给云越十五城要回来三年免税的政策,五年税收减半。
    “父皇,儿臣虽然还想跟父皇多要一些银子,但也知道父皇管理那么大的国家,处处都要用钱,所以儿子宁愿减衣缩食,也不会跟父皇要银子,有这些政策就够了。”
    再一次进宫,傅景瑞拿着良种改良计划,来找周武帝。
    傅景瑞滔滔不绝,说得绘声绘色。
    周武帝一愣,“真有种植三季四季的稻谷?”
    傅景瑞点头,“有,儿子以前在南越,有的地方,可以做到。虽然每一茬的产量不高,但一年收三次,那就很多了。这次儿子去云越十五城,着重改善良种。”
    周武帝点头,“如此甚好,若是我儿能够做成功,朕必有重赏赐。”
    第三次进宫,有关兴修水利,道路维修方面的问题。
    第四次进宫,医疗卫生和当地的药材。
    第五次进宫,当地的蛮夷,需要大周文化训化,请求朝廷支援识字的人,在云越开馆授学。
    一连十几次,反正每次傅景瑞进宫,都会佩戴荷包,尽量往周武帝身边凑。
    以至于周武帝被要烦了,直接不见傅景瑞。
    虽然一开始那些王爷提高警惕,以为傅景瑞有想法,但后来看到傅景瑞三天两头跟皇帝提要求,要东西,要政策,便猜测,这是傅景瑞不想去云越十五城。
    换成谁,去那样的地方,都会不心安,多要东西,多要政策。
    想明白这些之后,那些皇子又不担心了。
    实在是,在云越十五城那边,太过偏远,平时赋税也收不上来,减免就减免一半,没啥了不起。
    就这样,磨磨唧唧整整一个多月,直到春闱开始,皇帝和朝廷的重心都在科举考试上。
    三叔和考上举人的弟弟们,全部下场考试。
    族长家的孙子和村里的一个王姓的子孙,也在其中。
    能考上自然最好,考不上,就当积累经验,心态很好。
    这段时间,所有事情,几乎给都科举考试让路。
    国家选才,重中之重。
    赵灵芝这几天难免有些焦急,但又不能打扰娘家的考生们。
    半个月终于考完。
    赵老太就带着家人孙子孙女来安南王府,看望孙女。
    毕竟不久之后,孙女就要启程去云越十五城。此去遥远,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何时。
    “三叔,你们考得怎么样啊?”赵灵芝问,其实三叔应该一定能考上。
    桂安府那边虽然不是南方的学风盛行的地方,但作为解元,那也是真才实学。
    赵志恒笑笑,“应该榜上有名。”
    赵灵芝又看向赵玉炎,“你呢?”
    赵玉炎笑笑,“也差不多吧,反正我都做出来了,都没跑题。至于能不能考上,就看天意。能考上,自然最好;考不上,我就去书院苦读三年。”
    “是啊,大姐,我们心里有数呢,您别担心我们。”赵玉宝笑道,已经适应了京城的生活。
    现在赵玉宝平时跟兄弟们住一个院子,一起读书,一起逛街,偶尔也会去镇国公府住几天,陪陪母亲和弟弟妹妹,还能跟继父学点东西。
    来京城之前的忐忑,消失不见。
    他长大了,他想翱翔天际,现在母亲和弟弟妹妹有继父照顾,他也能放心。
    其他人也是这样认为,深以为然,能够调整好心态。
    看到这些弟弟,都已经长大成人,赵灵芝十分欣慰。想到刚重生到赵家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干瘦的小萝卜头。
    这些年过去之后,一个个都成为风华正茂的少年。
    经过焦急地等待,终于到了放榜日期。
    当周武帝看到呈上来的榜单,仔细一看,这赵家居然考上了四个。
    赵志恒,赵玉炎,赵玉宝,赵玉河。
    赵志恒在之前就已经高中五元,各府其实也有这样的学子。
    结果殿试之后,成绩也相当好。
    本来如果赵家只考上赵志恒一个,周武帝为了给儿媳妇一个面子,点赵志恒为状元。
    可现在考上四个,虽然有个叫赵玉河的,跟赵灵芝不是一家人,但那也是同族,没出五服的兄弟。
    看了他们做的文章和答卷,都很精彩,朴实还能兼顾优美,言之有物。
    经过再三斟酌,周武帝点了其他府的人前一甲三人,赵家的高中的几个人,虽然不是一甲之列,但都在二甲。
    尤其是赵志恒,直接二甲榜首。
    当傅景瑞看到这样的榜单,顿时心里咯噔一下,三叔要是单独考上,别带这么多侄子,这次必然能够成为状元。
    奈何后面的赵家小辈太优秀了,紧追之上,侄子辈考中了三个,而且成绩还不错。
    为了平衡,不能太扎眼,所以就只能委屈赵志恒,做不成状元了。
    榜单下来之后,赵玉成、赵玉年和王子胜,没有考上,心情有些失落,但也明白,他们考上举人名次就很靠后,实属庆幸。
    在京城春闱,靠真凭实学,没有侥幸。
    好在不是只有他们一个人没考上,还有三个人互相安慰。好好苦读三年,就可以考上了。
    云氏听到报喜,听说赵志恒考第四名,心里遗憾,“娘,志恒多亏啊,只要在考好一点,就是探花了。咱们志恒长得也好,多俊啊。”
    吴琼玉觉得这样就很好,一甲状元,榜眼,探花,的确很好,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说不定其他人的学问比丈夫赵志恒更好。
    丈夫能有这样的成绩,她已经很满意了。
    孙海棠笑笑,“娘,三叔能考上这样的好成绩,已经是咱们桂安府三次春闱里名次最高的。娘,您也别觉得遗憾。”
    赵老太喝了一口茶,心情舒畅,并没有一点遗憾。
    “你们啊,只看到志恒考第四名,却不知道为何定为第四名?其实前面十几人的学问,都差不多。皇上如何排名,那都是有讲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