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昏君 > 第2668章杀人者,斩
    “不过诸位放心,我古岚竣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田中伦若不死于王法,我绝不罢休!”
    如此坚定的表态,让古岚竣也收获了一波士子们的欢呼,似乎他那独特的癖好,也在大公无私的品德面前,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田中伦的案子,疑点重重,仓促便认定他是杀人凶犯,也太早了吧?”叶天冷冰冰的问道。
    “没错,水野里是遭到了田中伦的殴打,可就算杀了人,也是斗殴致死,不是刻意谋杀,按我北安律法,他可罚金赎死,死罪降为流放。”
    北安朝局崩坏,除了梨沙城周边地区还听朝廷命令外,地方早就被权贵把持。
    权贵们为了不与朝廷撕破脸,多多少少还会上缴一些赋税,可川氏那种半割据政权,早就不给朝廷面子了。
    北安国土看似不小,岁入却低的可怜,为了增加收入,被权贵把持官员任免权,连卖官鬻爵都做不到的北安朝廷,只能将目光放在刑罚上了。
    原则上,只要不是谋反,任何罪责都可以花钱赎罪。
    话没有说错,可谁都没想到,说话的竟然是多田里,之前还叫喊着要为被害死者讨还公道的多田里。
    似乎没有察觉到众人看向自己的异样眼光,多田里还理直气壮的站在原地。
    此时叶天有条不紊的说道:“巡城使大人,此案之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人证,那便是田中伦的妻子玲奈,她人在哪里?”
    众目睽睽之下,古岚竣也不能打哈哈,阴着脸说道:“不知道,案发之后,玲奈逃走了。”
    “玲奈是重要人证,不找出她来,,证据链上便少了重要一环,现在就定田中伦的死罪,为时尚早。”
    “已经有充足人证物证,还有田中伦的供词,他现在翻供不假,可若犯人只要翻供便不能惩戒,北安律法威严何在!难道案子只因为少了一个证人,就无限期拖下去,或是将田中伦无罪释放?士子们,若是如此,你们答应么?”
    听到古岚竣的话,士子们纷纷高呼“不答应”。
    挥了挥手,让士子们安静后,古岚竣直接来了一段即兴演讲。
    “诸位,律法的作用是什么?在于威慑!只有严格执法才能让人畏惧律法,不敢去触犯律法,若田中伦杀人之后可以脱罪,可以以罚金赎罪,律法还有什么威慑力,梨沙城内,军官士卒杀戮百姓的事情,便不会禁绝!”
    在玩弄人心方面,古岚竣的确是个高手,直接将田中伦的案子,上升到关系到梨沙城全城百姓安危的程度。
    这时候,谁还敢说不严惩田中伦,便是为了讨好周人,为了前途而牺牲梨沙城百姓,天大的罪名扣下来,谁都接不住。
    多田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发现古岚竣看向自己,急忙喊道:“严惩凶犯田中伦!杀田中伦,正国法!”
    头彩被多田里抢走了,其他士子们也不甘落后,跟着呼喊起来。
    他们或许有人也发现了田中伦的案子有一点,可大势所趋下,谁敢说些什么?只能紧跟主流脚步,要求严惩田中伦。
    气氛已经被彻底擅动起来,古岚竣剩下的事情,便是看热闹了。
    叶天刚杀平山营的丘八,绝不敢杀占领了道德制高点的士子们,若杀了,不仅得罪了国内一大批地主富商,更彻底丧失了梨沙城,乃是全北安的民心。
    可他不杀,便是坐实了叶天重民心而轻军心的立场,让北安军队离心离德,其他军队不说,单是平山营,定会萌生出背叛之心。
    古月大军即将来袭的大背景下,梨沙城中多了这么一支军队,自己可是立下了滔天大功。
    在士子们的高呼声中,叶天下马直接来到了古岚竣的面前,冷笑道:“古岚竣,你刚才给我一次机会,我现在也给你一次机会,田中伦的案子到底怎么回事,你比我更清楚,给他洗清冤屈,是你唯一的机会。”
    “哈哈,你来之前,是不是喝多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如此对我说话?让我不高兴,你连投降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点了点头,叶天也没和古岚竣废话的想法了,对着士子们高声说道:“既然诸位想要正国法,那田中伦的案子,便不能拖延下去了,今日,就当着诸位士子的面,将田中伦一案,彻底了结,是杀是放,诸位可以一起做个见证,如何?”
    叶天的话得到了士子们的一直支持,唯一不高兴的,恐怕就是多田里了。
    他冒着被杀的风险出头,好不容易博到了一个出头的机会,如今独属于他的监督权,竟然给了所有人。
    心中再是不爽,多田里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咬着牙,跟着士子们一同赞成。
    “田中伦,你可认罪?”
    “我……我认罪。”
    “确定?”叶天皱着眉头问道。
    抬头看了叶天一眼,田中伦冷哼道:“确定,我认罪了,想杀就杀吧。”
    事到如今,田中伦也看明白了,不管自己认不认罪,已经公开表态的叶天都不会放过自己。
    与其受尽折磨之后认罪,还不如来个痛快的,唯一可惜的,便是因为自己而惨死的平山营兄弟们。
    “哈哈,好,如今田中伦这个人犯已经认罪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是不是当街将其斩首?”
    “你急什么?就算田中伦认罪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否则如何捍卫律法的威严?这叫程序正义,将证据都拿出来吧。”
    田中伦都认了,古岚竣自然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吩咐几句,衙役们立刻打出了几个证人,还有水野里的尸体。
    在古岚竣的询问之下,证人们一口咬定,亲眼看到田中伦打死了水野里。
    “现在你可没话说了吧?按北安律法,杀人者,斩!什么时候执行。”
    “还有一个人没问呢,你急什么?”
    “还有人?你说得是玲奈吧,哈哈,你也就这么点本事了,把玲奈藏起来拖延时间?若是之前,这招还有用,可士子们都看着呢,你敢耍无赖,我都会因为有你这么一个无能的对手感到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