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白蛇问天 > 第140章 曲终人散,来日方长 大结局

第140章 曲终人散,来日方长 大结局(1 / 2)

长安城。

白素贞猛然张开双目,娇喝道:“剑来!”

一道紫色剑光从天而落,没入白素贞手中的春雷剑。

顷刻间,紫芒万丈,剑身有雷霆游走,发出“霹雳”声响。

姚广孝脸色大变,骇然道:“紫电!不可能?”

大帅亲自坐镇青城派,怎会让剑灵逃出来?

除非,只有一个可能,大帅那边失败了。

姚广孝无法接受这个推论,但剑灵能够出现在长安,这已经说明了事实的存在,由不得他不信。

此时的他恍然顿悟,张亚子和白素贞为何要让九娘离开,因为那个盒子里装的就是九娘的断尾。

竹黄竟然把断尾从净土莲社带了出来,这说明他已经提前知道诸多内幕而提前做出安排。

如果法海当时不犹豫,直接了断竹黄,那此事就不会发生。

“该死法海,误了大帅的要事!”姚广孝心中愤怒不平道。

法海是他邀请加入不良人,如果大帅事后追责,他定脱不了干系。到时候,法海再反咬他一口,那就更说不清。

所以,法海必须死!

姚广孝打定了主意,便等白素贞与法海斗的两败俱伤时,先解决法海,再解决白素贞,这样一举两得。

此刻,白素贞身穿黑色战甲,手握紫电,剑指苍穹,浑身散发君临天下的霸气。

不动则以,一动必定是雷霆万钧。

“轰隆!”

“咔嚓!”

苍穹上方,突然有耀眼闪电划破长空,照亮整个长安城,然后落入人间。

姚广孝抬头望向天幕,神色凝重,天际上空出现劫云的征兆,而且多半是九重雷劫。

这长安城里有人渡九重雷劫?

蓦然,姚广孝望向白素贞,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白素贞身上的气息出现激烈的波动,从地仙境中期开始攀升,一直到地仙境后期的最后一道关隘。

而要想突破,就必须要渡过九重雷劫,晋升天仙之列。

当初白素贞借助六重雷劫之力,成功解决酆都鬼城危机,并且借助

法海看着白素贞修为不断提升,不但不担心,反而越发的兴奋,狂吼道:“白素贞,你境界越高,吞噬你之后我就会变得越强大。”

白素贞冷笑道:“是吗?就怕你没那么大的胃口!”

说完,白素贞身形凭空消失,再次出现时手执紫电朝法海的头颅砍了下来。

就在紫电距离头颅还有三寸之余时,法海突然生出一双手,双手合十,扣住剑身。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掌心喷出,剑身猛烈颤抖。

白素贞心中大凛,这法海真身实在太过诡异。就在她拔剑撤出时,又有一双冒了出来,长长手臂猛然抓向白素贞。

紫电无法拔出,白素贞果断撤剑,避开这两只手。

而这两只手竟然可以随意变化,如藤蔓一般朝她追了过去。

白素贞双手掐诀,紫电骤然爆发强大的剑意,凌厉霸道的剑意瞬间将扣在剑身的手臂切割成无数个碎片。

一道紫芒冲天而起,再次回到白素贞的手中。

白素贞蓦然转身,快如闪电,一道黑影掠过,身后那两条手臂化为一阵血雨。

但这些都无法伤及法海根本,被剑意切割的两只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如初。

“白素贞,本尊身为大蟒神,已练成不死不灭之身。你的剑,杀不死本尊!”法海狂笑道。

“轰隆!”

苍穹上方再次传来一阵巨响。

一道巨粗的闪电,从天而降,直奔白素贞而去。

“去!”

一声令下,紫电脱手飞出,直接迎上那道闪电。

震撼一幕出现了,那道闪电,竟跟着紫电而去,直奔大蟒神的身躯。

法海面无惧色,尾巴横扫过来。

紫电贴过鳞甲飞过,而那道闪电则与蛇尾相撞,发出“滋滋”声响。

蛇尾完好。

“哈哈哈!九重雷劫能奈我何!”法海狂暴笑道。

法海赤红双瞳,闪烁妖异的光芒,巨大身躯在天空中盘旋起来,那身躯远远望去像一朵巨大的莲台,而白海如同端坐莲台之上。

顷刻间,天地间想起阵阵梵音。

法海双眸从赤色变成金色,身后涌现出万道佛光,如同利剑般四射,穿透苍穹劫云。

姚广孝看的心惊胆战,这法海竟然主动挑衅九重雷劫。

就见一只巨大的金色佛手,遮住小半个长安城,然后朝白素贞盖了过去。

“不动明王法印!”

白素贞识得这尊法印,只是没想到,法海竟然隐藏如此之深,就连竹黄都被他所蒙蔽。

一剑斩下。

滔天剑光仿佛撕裂星空一般呼啸而去。

金色佛手释放出磅礴浩瀚的法力,所过之处,剑意奔溃,剑光黯淡,在白素贞震惊的眼神下悉数被捏的粉碎。

若是在荒郊野外,白素贞定然会选择避其锋芒,但如今在长安城里。

这金色佛手一旦落到地面,那小半个长安城便要毁于一旦,不知要有多少人死于非命。

或许,这就是法海丢给白素贞的一个问心题。

当初你在渝州拯救一城百姓,那么如今你是否还会做出选择?

你避开,百姓死。

你硬上,你就死。

多好的选择!

但白素贞别无选择!

一道道雷霆从天而降,在紫电的牵引下,悉数落到白素贞的身上。

她必须借助雷劫之力,才能化解这不动明王法印。

“不够,还不够!”白素贞疯狂呐喊道。

不是九重雷劫吗,为何威力比当初六重雷劫还要弱?

姚广孝眉头皱了起来,这实在太不寻常了啊。

而且,天上劫云竟然开始消散,好像是惧怕什么,又或是意识到什么?

白素贞心中一阵苦笑,脸上泛出丝丝苦涩。

不是说好的九重雷劫,怎么主动消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白素贞渡劫成功,还是压根没有渡劫?

任凭姚广孝见多识广,但今天这诡异一幕,他已经看不懂了。

没了九重雷劫之力,白素贞只能依靠自身法力硬接下来。

就在不动明王法印落在她头顶上时,白素贞心有灵犀,那本《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一卷》飞了出来,自行翻开,开始吸收不动明王法印的佛力。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那声势浩大的不动明王法印就被这本来历不明的经书给吸收了。

吸收完之后,经书再次合起,轻轻落在白素贞的手中。

法海瞪大眼睛,盯着那本经书,自己最强大的一击,竟然被一本经书给轻易化解。

直到此时,白素贞才明白,这本经书她是放在轮回塔之中,而它方才吸收的佛力也全部进入轮回塔。

换句话说,经书只不过是一种障眼法,真正幕后老大是轮回塔,这样外人就难以察觉到轮回塔的存在。

轮回塔竟有灵性?着实匪夷所思。

不过,眼下不是探究真相的时候,既然轮回塔可以吸收任何佛力,那么对付法海就只能用“手到擒来”四个字来形容。

法海似乎也意识到这个可能性,但终究无法确认。

索性,他再次施展出降魔印,以验证自己心中猜测。

果不其然,降魔印的法力依然被经书吸收而化解。

突然,白素贞灵光乍现,一个极为大胆念头闪现出来。

她要将经书与紫电剑送入轮回塔,然后在轮回塔将经书与紫电合二为一,如此便使得紫电拥有克制佛门术法的独特功能。

就在法海举棋不定之际,白素贞没有任何迟疑,迅速将经书和紫电送入轮回塔。

法海不知白素贞如此举动是为何意,但此时心有一丝畏惧,没了先前那嚣张气焰,却也没有贸然冲上去。

姚广孝心中着急啊,这两个人斗法,怎么斗着、斗着就不打了。

法海也不浪费时间,也在调息,恢复法力。

毕竟施展不动明王法印对自身法力消耗太大,而且还要维持大蟒神的真身模样,也需要消耗巨大的法力。

姚广孝看不下去了,不能让两个人就这么干坐下去,他也不能干等下去。

在法海和白素贞两个人之间,他还是选择了法海。

只要法海死了,哪怕最终让白素贞跑了,都情有可原,这样的结果他还能承受得了。

而且,偷袭法海的成功率最大。

谁都想不到,他姚广孝会在关键时刻对法海下毒手?

白素贞想不到,法海更想不到。

姚广孝乃地仙境后期修士,他处心积虑的必杀,必然是最强大的,也是最隐蔽的。

时至今日,还没有人见过姚广孝的真正的杀手锏。

姚广孝手臂上缠绕着一条黑色链条,上面还闪烁着诡异的四个金色符文。

这金色符文乃象形文字,这人间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识别出来。

镇,压,山,河。

姚广孝终于出手了。

只见他右手一指,手臂上那条黑色链条骤然消失。

法海心生危机,猛然张开双眸,却看见姚广孝脸上挂着阴寒的笑意。

那黑色链条裹在法海的脖子上,法海爆喝一声,黑色链条突然绷断,竟引得天地震荡。

然而,那链条上的金色符文突然闪现,竟然再度化作更加强大的黑色铁链出来。

道道铁链如同黑色毒蛇将法海脖子缠绕起来,任凭法海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渐渐的将其身上的佛光都压制下去。

法海脸色涨的通红,他想说话,但无法发出声音。

白素贞依然沉浸在炼化之中。

但对于外界的动静,她心中一目了然。因为,姚广孝对法海下手,本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一来姚广孝城府极深,到嘴的肉不会拱手相让,自然也就不会让法海夺了过去。

二来法海在犹豫中杀死竹黄,这给竹黄留了一丝机会转交九娘的断尾。这个锅,姚广孝不会背。

三来法海法力消耗极大,正是虚弱之时。姚广孝绝不会看到一个比他还要强的不良人。

四来法海的死可以算到她白素贞头上,而他如果击杀或生擒白素贞,不但无过还有功劳。

所以,白素贞笃定姚广孝会找机会对法海下毒手,而她之所以在斗法时选择炼器,就是为姚广孝提供良机。

但是,为了这创造这个机会,她自己也是冒着极大风险而为之。

不过,万幸的是,姚广孝没有让她失望,关键时刻对法海下毒手。

这样一来,又为她融合经书与紫电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而且,法海是那么好杀的吗?

白素贞自然不相信。

所以,她心里还非常期待法海反杀姚广孝那精彩一幕的发生。

他们两个都是这世上绝顶聪明之人,但却不是大智慧之人。

所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悲剧,终究会在他们两个人身上精彩演绎。

在黑色铁链刺激下,大蟒神巨大的身躯不停扭动起来,所过之处皆化为虚无。

但无论如何,大蟒神就是无法震断这条黑色铁链。

渐渐的,佛光消失。

大蟒神也随之消失,显出赤裸上身的法海来。而他后背上那个刺青比之前也变得模糊起来。

紫金钵盂静静悬浮在他的头顶上方,散发黯淡金光。

姚广孝走到他身边,伸手将紫金钵盂收入囊中,而后又将已有数道裂横的飞龙禅杖震碎。

法海瞪大眼睛,眼珠凸起,用极为恶毒眼神死死盯着姚广孝那张阴冷的笑脸。

“法海,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姚广孝寒声道。

“若不是你,大帅那边岂会出现变数。所以,今日你必须死!”姚广孝眼中杀机顿起。

那黑色铁链骤然收缩,法海脸色铁青,呼吸急促,身上法力也随之消散。

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就这么死了?还有更高的山要登?

自己怎么会死呢?

其他人可以死,我法海怎会死呢?

法海意识变得模糊不清,他似乎可以清晰感受到身子变得越来越轻,但始终无法逃脱那股强大吸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