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噬祖 > 第116章 使者密辛

第116章 使者密辛(1 / 1)

底下众人听到这些也是满脸肃杀,特别是烈火长老和大部的三位使者。毕竟他们都是这次兽潮的直接受害人,而赤蚁部落的几位长老则相对没有这么深的体验,只是知道这兽潮危害极大,却是没有切肤之痛。

“而现在之所以能够稳定下来,是因为我几个大部中已经派遣上万精锐抵挡住了兽潮的主力,并且还有我们大部中的顶尖战力组成的狙杀小队,前往兽潮中心去狙杀他们元帅、将主级别的妖修。所以才有了现在这短暂的对峙。如今大部已经全力尽出,只剩下我们几个老弱病残,才来做这使者,要是老朽再年轻百岁,也早组队前往狙杀兽潮妖修,怎么会让他们这么放肆。每次听到兽潮屠杀小部,老朽都恨不得能亲上战场”玄云越说越激动,原本服帖的白发白须,这会儿既然根根倒竖起来。

旁边的玄修赶紧伸手在他后背动,生怕他说着说着太激动就过去了。开口安慰道:“大哥别激动,别激动,现在不是两边僵持住了吗,而且你也来到前线了,别激动,你看相方族长和烈火长老都在,你还得和他们商量事情呢。”

玄修一边安慰玄云一边看向这会儿有点局促的相方和烈火长老,有点尴尬的说道:“两位见笑了,我这大哥,对着兽潮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他们,一提起他们就控制不住,两位还多担待。”

“无妨,无妨,玄云使者如此记恨兽潮妖修,正是我们所需要的,现在我们和兽潮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正是需要这样的人来领导我们,才能打赢这场战争。”相方也是有点尴尬,不过对方对兽潮的态度正式他们需要的,这倒是不假。

玄云被一番安抚也是平静下来一点,有点清醒过来,拱手道:“老朽刚刚失态了,让你们见笑了。不过那的确是我的肺腑之言。倒不是说我对巫族所有部落都有大爱,老朽没有那么伟大,而是我唯一的亲子就是在这次兽潮中丧生。所以这兽潮对我来说有必须屠灭的仇恨。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把这股恨强加在你们身上,正是因为老朽有过这种痛苦,所以我不想让你们这些小辈和我一样。”老人说着说着,不由眼眶红了起来。

旁边几人也是眼睛发酸,烈火长老起身说道:“玄云使者的感受我火髭部人人都有,当时族长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们就不会自爆,所以这次兽潮我们的心和诸位使者的心是一样的,诸位还请安心。”

“赤蚁部落虽然已经很久没有过战争,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独善其身的时候,所以我们部落在接到大部的消息以后,第一时间就出发前来支援火髭部,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退却,所以几位使者还请放心,我们都不是想要逃跑的人。”相方也是一脸严肃的说道,他倒是真的想在这战争中把自己的部落战力提升一等。不然一只和平下去,自己这部落迟早会消失在这大陆上。

玄云他们两个也是有点激愤,压了压手掌说道:“你们两位的决心我都懂得,我说那些不是说要你们表决心,而是我自己的切身感受罢了。好了接下来说正事,这次我主要负责的就是对兽潮的进攻任务,大部已经发出信号,只要我们都做完第一和第二件事,就是开始对兽潮发起进攻的时候。到时我不会干涉你们的排兵布阵,但是我会监督你们。我想你们都知道,这次是兽潮其实可以算是我们整个巫族的一次大劫,谁都别想独善其身,少了一个部落我们要打赢这场仗都更困难一分,所以老朽以及两个兄弟才不顾年迈,也要担这使者的职位。就是为了亲眼看着兽潮一点点的被消灭。”最后一句话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在场的众人都听出这个使者对兽潮那是真的恨,不然根本到不了这种情绪,想演都困难。

“好,玄云使者所想也是我们所要做的,还请使者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击溃兽潮。现在事情商定已经完成,几位使者一路风尘仆仆,还请先下去休息,我们继续商量接下来的工作,等有了进一步的安排,再通知几位使者。”相方说着站起来对三位大部使者再行一个礼。

三个使者见他们还有事情商量也不多说,起身向大帐外面走去,相方陪同在身边,说道:“火髭城现在还被兽潮占据,我们在这里修筑了新城,只是太过匆忙,所以不够完善,还请几位使者不要嫌弃。”

“没事,没事,我们来这里不是来享受的,而是为了击退兽潮,这些都是小事。”玄云无所谓的摆摆手。

“槐长老,那就麻烦你带三位使者前往休息的地方,我们要立即开始商量千战巫策的事情和安排巫卫的修为境界测试。”相方对身后的槐长老说道。

“那老朽就先告退了。相族长留步,正事重要。”玄云说道,跟着槐长老便走出大帐。

使者全部离开以后,相方和烈火长老还有几他几位长老和统领重新坐回座位。相方先开口说道:“诸位,对这几位使者有什么看法,可以说说,我先说我的,我觉得这几位使者的姿态不像假的,看着倒是真的和兽潮有深仇大恨。这是好事,但是也怕是坏事。”相方还是有点忧虑,毕竟他是族长。

烈火长老听完说道:“我看他们几个也不是往日那种骄横的大部使者,反而是对我们还有礼有节,接下来的合作应该不是很困难啊。”他被玄云的一番话说动不少,他的内心里面已经认同这个人是自己人了。

柳长老若有所思,有点想开口,但是最后舔舔嘴,还是没说。

“柳长老,有话不妨直说,这里都是自己人,不用有所顾虑。”相方说道。他看出来柳长老怕是有话要说,只是应该有些顾忌。不过柳长老对事情还是颇有一番见地,他的话值得听一听。

烈火长老和几位统领也都看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