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诸世大罗 > 第七十四章 论功行赏

第七十四章 论功行赏(1 / 1)

玉虚宫,元始殿。

“道首,此乃广成仙门的金书,余在落魂钟内找到了它,还有这是广成仙门的落魂钟和乾坤双剑。”

太真仙尊位列众人之首,向楚牧献上了苍元子所遗留的物事。

属于苍元子的两件道器,还有广成仙门的金书。

在三样东西之中,楚牧直接将飘来的金书拿在了手中,轻轻打开,一道淡淡的光华在金色竹简上闪过,和出现在楚牧另一只手上的玉碟产生了联系。

两个名字在元始玉碟上出现,一个出现后又消去,另一个,在楚牧的感应之中,他就在昆仑山外大约三百里处。

‘赤城子!’

之前的大战之中,对方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赤城子和苍元子的存在隐去,连元始玉碟都无法确认他们的位置,现在看来,这手段应该是在广成仙门的金书上起的作用。

‘也不知他是否和太上魔尊在一起。’楚牧心中暗道。

心中暗暗思索之余,楚牧将落魂钟和双剑送到了太真仙尊的手中,道:“仙尊劳苦功高,这两件道器,便由仙尊收下吧。”

对于太真仙尊,楚牧向来是颇为尊重的。

对方先是辅助慕玄陵,帮着慕玄陵经营出一番基业,又在之后相助楚牧,与其余人共同将楚牧送上了道首之位,这也算是两朝元老,楚牧自然不吝于送点东西。

“谢道首。”

太真仙尊也不矫情,收起两件道器之后就让出位置。

随后,元阳派的上阳道人走到大殿中央,奉上两物,“道首,此乃飞云宫金书,还有飞云宫道器捆仙绳。”

同样的金书,以及一条仿佛由千万道金光糅合而成的金绳从上阳道人手中飞到楚牧面前,静静悬浮。

飞云宫的金书,还有这飞云宫的传承之宝捆仙绳,这二者的出现,代表着飞云宫的宫主也同样亡在了这一场大战之中。

在这场大战之中,上阳道人不惜代价,携元阳派六位长老血战飞云宫,最终在五死两重伤的的情况下,这老道以九天元阳尺砸碎了飞云宫主的元神,夺了金书和捆仙绳。

到现在,上阳道人体内还残留着异种气机,敌人的真气依然还在不断伤害着他。

“上阳道友,有心了。”

楚牧带着一丝叹息之色,隔空送入一道清光,镇压其伤势,并说道:“之后飞云宫便由元阳派前去攻取吧。”

说是攻取,实际上乃是奖励,飞云宫高层基本都战死在昆仑山中,哪怕门派大阵犹在,也挡不住元阳派的攻伐。

但上阳道人却是深深行了一礼,道:“分所应当,不敢居功。”

说罢,他便退了开来,走回原来的位置。

数年前的道脉会首上,元阳派因为九天元阳尺而背弃了交情深厚的盟友,选择了为广成仙门投票,当时的上阳道人羞愧得以袖遮面,不敢与玉鼎宗的老友对视,而后虽有心弥补,但奈何嫌隙已生,再难走到一条道上。

但今日,上阳道人却是能够放下这过往了,他以血来弥合了嫌隙。

上阳道人之后,则是太乙门掌门庄桓。

“道首,此乃九宫天金书,以及九宫天传承之宝三法金莲。”庄桓送上两宝,恭敬道。

九宫天的掌门,同样死在了这场大战中。不过和飞云宫主不同,他是死在诛仙剑阵后续清扫之中的。

因此之故,庄桓亲眼看到诛仙剑阵的恐怖杀伐之能,那九宫天所布置的大阵在剑气之下连三息时间都坚持不到,参战之人更是形神俱灭,尸骨不存。

这让庄桓在心中震骇之余,也是对楚牧越发恭敬,不敢生出一点二心。

‘你露出这样忠心耿耿的样子,我很难办啊。’楚牧看着这恭敬的太乙掌门,心中却是相当无奈。

太乙门本是站在广成仙门那一边的,但此派深谙生存之道,其掌门庄桓更是魄力十足。在见到玉鼎宗这边的潜力之后,太乙门果断跳反,借着曾经的合作,站在了玉鼎宗这边,并且在之后数次行动中尽心尽力,没有一点扯后腿的意思。

这一次太乙门未能如元阳派那般攻杀九宫天之主,不是因为庄桓等人不尽心,而是因为九宫天擅长运使大阵,多人合力组成的阵法换做任何一派来了都难啃。

太乙门为了挡住九宫天的脚步,也是牺牲颇多,直到战斗结束,都没让守护的节点有一个被拔除。

可楚牧有时候还真想太乙门桀骜一点,和这一脉前辈哪吒一样。那样,他也好以太乙门为饵,钓一钓他们的祖师爷。

只可惜这一次,楚牧都等不到空军,钓饵就自己脱钩了。

‘算了,另想办法吧。’

楚牧微微点头,收下九宫天金书和三法金莲,然后同样打出一道清光,助庄桓疗伤,“庄道友,辛苦了。”

九宫天、飞云宫金书到手,清虚派已灭,大觉教中立,其余八派中,有六派站在楚牧这一边,剩下的就只有广成仙门和太华山了。

楚牧这道首之位,到了此时,算是毫无争议了,但内战带来的损失,却是需要时间去慢慢弥补,缺失的主脉门派也需要补全,广成仙门和太华山两派余孽,也要彻底捕杀。

他将三卷金书和道器收起,朗声道:“此战大捷离不了诸位的支持,贫道先行谢过了。然后,贫道也不多说虚言,只说两点。一,广成、太华两派倒行逆施,为道脉所不容,贫道便在革除这两派逆修之身份,凡道门中人,皆可捕杀之。”

“二,各派在玉虚宫中修行的弟子,将受到道脉资源倾斜,若有人能功参元始,亦可成为道首候选人之一。这道脉,非是贫道一家的,而是所有同修的。”

众人闻言,皆是齐声道:“道首英明。”

别管这到最后是否当真有弟子能当上道首,至少现在,楚牧愿意松口,让各派弟子皆可参修元始之道,就注定受到众人歌颂。

相比较元无极玩私相授受的把戏,这位道首无疑是宽容得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